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一百八十章:京城初家

第一百八十章:京城初家

    情寄起相思正文卷第一百八十章:京城初家不知道为什么,何星遥总觉得初远的父母似乎是很不欢迎自己和妹妹,而且一直都在板着脸,看起来颇为不解。

    她看着初远,此时的心情算不上好,两个人彼此观望着,心中都有了各自的小心思。

    而何慕枝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觉得这经常真的是好繁华,好热闹,比岳城的街市要热闹多了,同时也比岳城的秩序好多了。

    就在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初云突然间就走上前来,拉着初远,一个劲儿地对着他父母使眼色。

    旁边,站着一位身穿杏黄色衣衫的少女,墨发披肩,只简单地插着一支簪子,眼神一直都在四处游荡,偶然间看到了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姑娘,心中就顿时欢喜异常。

    只见她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父母,就笑着开口道:“好爹爹,好娘亲,大哥如今不过是带了三位朋友回来,你们能够接受燕先生,为什么就不能够接受这两位姑娘呢?女儿觉得她们看起来很可爱,而且女儿还听说岳城是一个非常美丽,民风淳朴的地方,所以从那个地方走出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善良到了极点,也可爱到了极点,女儿相信你们一定也很喜欢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多一些宽容呢?”

    何星遥原本觉得自己和妹妹恐怕是要吃闭门羹了,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姑娘为她们说话,实在是难得,也实在是令人感动啊!

    何慕枝,也觉得眼前这个穿着杏黄色衣裳的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倒是蛮有主意的,而且从那几句话听来,这姑娘的为人处事定然也是不错的。

    就在这姐妹两个人在心里暗自感慨的时候,那姑娘又回头看了一眼初远,就继续说道:“哥哥你也真是的,如此仓促的,让爹娘什么都没有为这两位姑娘准备,也实在是失礼,也难怪爹娘如今如此愤怒。”

    初远尴尬地笑了笑,可是那表情看起来却格外的难看,真的是比哭还不如。

    就在大家僵持着的时候,初老爷的态度突然间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接就笑眯眯地看着何星遥和何慕枝说道:“二位客人远道而来,是小儿鲁莽了,还望两位姑娘见谅。”

    这话刚一说完,初老爷就对着何星遥和何慕枝拱手行礼,而且那态度看起来也是毕恭毕敬,一点儿都不像是在装模作样,反而看着格外的真诚。

    何慕枝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初老爷和夫人说道:“夫人,你也不要太过生气,如今我们的儿子已经将自己的朋友带回来了,我们身为父母,自然也应该好好招待儿子的朋友,不是吗?”

    初夫人原本还是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看着大儿子如此哀求的眼神,他一时之间心中竟有些不忍,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僵持了差不多一个钟头,他们才领着何星遥和何慕枝以及早就已经被他们请到家中的那位燕先生,大家一同就坐,去了正厅喝茶聊天,顺便等待着午饭的到来。

    席间,初远颇为拘谨地对着何星遥一一介绍自己的家人,同时也向家人们介绍自己带回来的这三个好朋友,虽说这中间生出了一些不愉快,但是看着还算是不错的。

    只见初老爷一改之前的冷漠,对着何星遥姐妹,基本上就是从原先的客气到最后的尊敬,这态度的转变让人很是诧异,但同时也很让人不解。

    此时的初老爷看着何星遥,突然间就开口说道:“何姑娘,看你们姐妹和我的女儿年纪差不多大小,年轻人应该是能玩儿到一起的吧?”

    何星遥微笑着说道:“是啊,我们都是一个年龄阶段的人,就算是不怎么熟悉,时间长了也一定会玩到一起的。”

    “是啊,想当年,皇帝也如同你们这般朝气蓬勃,只可惜他终究还是被困在了那樊笼里,就算是要回归大自然,也终究是不能够的。”

    不知为何,初老爷看着何星遥时,莫名就想到了当年的皇帝,想到了当年伴随着圣驾的自己,心情解就不能够平复。

    就在这个时候,初月晨突然间就对着何慕枝说道:“何二姑娘,我今年十八岁,你今年多大了?”

    何慕枝说道:“我啊,和你一样大,只比我的姐姐小一岁,但是我姐姐一直以来都非常照顾我,显得我好像比姐姐小很多似的。”

    初月晨听了这话,突然间就“咯咯”地笑了起来,而且那表情看起来也是颇为好笑,让人一看就顿觉心情大好。

    等笑够了,她才看着何慕枝说道:“我倒是不曾了解,二姑娘竟然能够当着姐姐的面亲自调侃,也算是一种能力吧!”

    这话刚一说完,何慕枝的脸色就微微有了一些变化,但是那不是生气,而是害羞和不知所措。

    初月晨实在是好奇面前这个女子,不过同自己一般大小,怎么说话就如此可爱呢?

    不过她又在心中一想,就觉得这也没什么了,毕竟岳城人与京城人士相比,自然是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也不会有太多的束缚,想必这姑娘的日子过的应该是无拘无束,潇洒自如的生活吧!

    她这样想着,不免越发地羡慕起了何慕枝,而且她偷偷瞄了一眼儿,自己的大哥和二哥,对于何慕枝的姐姐何星遥,似乎是颇为欣赏的,而这个何星遥看着,也的确比妹妹要有趣多了。

    看着何星遥和何慕枝,初月晨的心中顿时有了一个主意,只是这个主意里有着她的私心和善意的算计。

    通过和何慕枝聊天,她觉得这两姐妹一定是特别有意思的,而且和自己相比,见识应该更广,所以她不光是羡慕,同时还有一些嫉妒和其他的情绪夹杂在里面,说不上来,但觉得自己总这样子不太好,可是偏偏她又根本控制不住,所以如今倒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感觉。

    等大家互相都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之后,初老爷和初夫人就赔着笑脸让他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轻轻松松地相处。

    等这二老刚一离开,初月晨就凑上前来,对着何星遥说道:“星遥姐姐,你是如何与我哥哥认识的?”

    何星遥笑着说道:“你猜!”

    初月晨道:“不猜,没意思,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

    听了这话,何星遥一时觉得无趣,便不再说什么了。

    就在这时候,初远走了过来,他看着初月晨,沉着脸道:“月晨,我看你平日里就是太闲了。”

    初月晨正想反驳,一个侍女突然间就走了过来,不知道在初远的耳边说了什么话,初远的脸色瞬间变得格外的难看,然后沉着脸出去了。

    初月晨觉得自己的哥哥怪怪的,但是到底哪里怪又实在说不上来,让人觉得很是疑惑。

    何星遥非常细心地看出了他那脸上的阴沉之色,总觉得他有些不太开心,于是就打算跟上去看看,可是偏偏却被那侍女阻挡了视线。

    初月晨就看着她调侃道:“哟,星遥姐姐,我倒是没看出来,你对我大哥的关心还真是如不在啊!”

    何星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然后把自己的视线强制拉了回来。

    只是,她能够忍住不去看他,但是却无论如何都忍不住不去想他。

    有时候人总是这样的矛盾,矛盾到自以为是,矛盾到天下无敌。

    而另外一边的初远,被那侍女一说,就连忙走出去追上了他的父亲,然后毕恭毕敬地行礼解释。

    其实初远的心中一直都觉得很是奇怪,在他的父亲得知他带回了两位姑娘以后,心中就一直不满,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但是他在看到何星遥和何慕枝的时候,内心就咯噔一跳,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他觉得很是奇怪,但同时也大为震惊。

    是的,初老爷看着何家这两位姑娘,心中总觉得疑点重重,如今看到了,要是证实了心理之前那一点点的猜测。

    他又突然间想到了很多年前发生的那一件事情,那是十九年前,皇帝下令要追杀前朝皇族无霜族,那个时候的无霜族人,几乎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保全自己,可是偏偏根本就不奏效。

    皇帝是凭着狠辣无情才能坐稳皇位的,怎么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威胁他的人呢?哪怕那个人是他的至亲,甚至是他的妻子,是他最爱的人,也终究逃脱不了死亡。

    初老爷的心里很是感慨,他其实是第一次看到何家这两个姑娘,可是偏偏却从这两个人的身上,看出了皇帝的影子,其中一位姑娘的轮廓,还有那神情与气度,看起来倒与皇帝有一些相似了。

    初老爷之前一直都以为皇帝做事不会那么的狠辣,无情,只可惜这一切终究只是他的想象而已,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总有光明和黑暗,哪怕一件小小的事情,这背后折射出来的也是对立的两个极端。

    一看到初远,初老爷的脸色就瞬间变得很是难看,甚至对着儿子说道:“初远,你如今倒是长能耐了是吧?”

    初远根本就不知道父亲为何会这样说,于是就直接问道:“爹爹,怎么了?我听二弟说你之前就一直想让我回来,如今我带着我的朋友们回来了,你又为何非要如此说呢?”

    初老爷总觉得这事儿太严重,于是就叹了口气,这才看着他说道:“小远,爹爹一直都知道你心中对我最是埋怨,可如今这件事情是你做错了,你怎么可以将那两位姑娘带回来呢?这背后的利害关系,你到底明不明白?”

    初远一听这话,就知道他爹是想用官场上的那一套,于是就直接堵着说道:“爹,孩儿不想了解什么利害关系,只知道那是我的朋友,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们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永远不会变的。”

    初老爷看着二次如今说话倒是头头是道,有条有理的,心中虽然有些高兴,但终究还是担忧比较多。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挣扎着开口道:“小远,爹爹如今给你一个忠告,不管你对于何家这两位姑娘到底是什么看法,在我这里,她们永远都不可能会是我们初家的儿媳妇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你可知十九年前的旧事?可否听说过白面条这个人?”

    “白面条?这人我倒是了解,只是爹爹,这与你同我要说的事情,是有什么关联吗?”

    初老爷点了点头,颇为无奈地看着他说道:“是啊,已经十九年了,当年的那个孩子,如今也已经十九岁了,她回来了,天地即将变色,天下也要被夺回了,皇帝这么多年鸠占鹊巢,也是时候要得到报应了。”

    初远总觉得父亲自从见到了何星遥和何慕枝以后,就变得不大正常了,还有刚才说的这话,实在是莫名其妙,根本就是毫无道理可言。

    如果皇帝当真如此无道,为什么没有人去推翻呢?

    初远虽说是被皇帝训斥,甚至自己的父母都对他多加苛责,但是也还算是能够理解,只是父亲说皇帝这番话,却实在是有些大逆不道,他其实很不能够理解,毕竟从小时候开始他就知道,父亲与皇帝是很好的挚友,多年以来,一直都在彼此照应着,如今父亲却在说皇帝的坏话,他实在是不能够理解。

    初老爷看他觉得诧异,于是就直接开口说道:“孩子,那两位姑娘的身份是比你,甚至比当今的皇上还要尊贵千百万倍,那不是你能够随意招惹的,知道吗?”

    初远摇了摇头,道:“爹,这是不是你编出来的谎话?她们如今都已经是我的好朋友了,你为何一直都容不下他们?”

    初老爷叹息道:“并非是我容不下他们,而是这个世界,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当年皇上是用了什么手段坐稳了皇位,你虽然不清楚,可我却格外了解,孩子,等今天过后你就把那两位姑娘送走吧,我们家里实在是容不下身份如此尊贵的女子。”

    初远觉得这话说的实在是云里雾里,根本就不太清楚,但是看着父亲脸色如此凝重的样子,却总是觉得难过,忧伤。

    过了半晌,他在开口说道:“爹爹,儿希望你不是只为了自己,这两位和姑娘都是儿的朋友,儿不会轻易就抛弃朋友的,那不是真正的君子之道,所以我不会听你的。”

    这话刚一说完,初老爷就直接在他的脸上甩了三巴掌,每一掌的力道都用得很足,让他趔趄了一下,险些站立不稳。

    他带着吃惊的眼神看着初老爷,“爹爹,你竟然打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明明都已经告诉过你了,那两位姑娘的身份贵重,不是我们能够随意招惹的,为何你如此不听劝说?”

    初远看着面前这个早已经年过半百的沧桑的父亲,原本内心的清明世界,一下子就被这平常的琐事而吸引过来了。

    不过这种感觉也挺好的,每个人都有各自想要守护的一切,我们都应该尽自己的所能,让世界变得更好。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