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一百五十九章:公平正义不可丢

第一百五十九章:公平正义不可丢

    萧兰儿和蓝晨雾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会沦落到这样人人喊打的地步,心中的落差感着实是很强烈的。

    是的,萧兰儿的生意做得很大,而且已经渗透了生活中的各个方面,这样的实力大得可怕,也让人震惊。

    当初所有的群众都不明白,那些商家们为何如此群情激愤?

    可是,等他们恍然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萧兰儿的生意,早已经包含在了自己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等,全部都是如此。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开始害怕了,这样的能力,这样大的产业,而且涉及的方面也是很多,自然是让人心生畏惧的同时,又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痒。

    果然,那些人的卖身契并没有被销毁,因为表面上销毁的卖身契其实是备用的,也就是常说的糊弄人。ii

    而那些人真正的卖身契,其实还被攥在萧兰儿和蓝晨雾的手中。

    也正因为如此,萧兰儿和蓝晨雾丧心病狂的又一次将那些人带回了许家,同时又利用更为苛刻的条件,让他们为自己做事,从而创造财富。

    只是,那些人经常都是被他们压迫了许久的人,心中自然已经有了很多的不满,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男孩,因为刚从地里回来,小小的肩膀扛着大大的锄头,看起来很是吃力,额头上都渗着汗,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了。

    此时的蓝晨雾正好从外面谈了一笔生意回来,一看那小男孩如此没有精气神儿,心情瞬间就有些烦躁。

    只见他大力踢了男孩儿一脚,这才开口说道“你这小破孩儿,走路怎么这样子?不知道我的生意很紧急吗?赶紧把锄头拿回去!”ii

    那小孩子也不懂得反抗,所以他直接就把这小孩儿踢到了地上,然后居高临下地讽刺道“听不懂话吗?你可别忘了,我是这个家里的总管,若你真是要得罪我,那可就要掂量掂量了。”

    说完以后,他就直接攥紧了拳头,对着这小孩子示威。

    这孩子的眼神看起来倔强而又不屈,眉眼间尽是凌厉。

    蓝晨雾看这孩子什么话都没有说,心中觉得实在是无趣至极,于是就直接走开了。

    他每一次看到这些人,都觉得像是讨债的,一点儿都不可爱。

    可是,事情真的完全是这样子吗?

    不是的。

    他攥着那些下人的卖身契,所以说话做事自然十分嚣张,更何况一直卖身契在手,那些人就算再怎么群情激愤,也终究翻不出什么浪花。ii

    可是,那些人虽然不可能闹出一个什么名堂,但是这事情若是真的捅到了外面,自然也算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果然,那小孩子看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直接就用双脚在地上跺了一会儿,然后攥着拳头,带着恼怒的语气说道“蓝晨雾,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揭露你和萧兰儿的真实面目,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们做过的那些肮脏的事情,让所有受你们剥削和压迫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你们统治的。”

    男孩儿说完这话以后,就直接拿起了锄头,继续回到了许家,做着其他的事情。

    是的,因为一纸卖身契,和这小男孩儿住在一起的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压迫,他们没日没夜的去地里干活儿种庄稼,拔杂草,或者是栽培树苗儿……ii

    可是,他们就算是在外面干了好了活儿,回到许家以后,还是不能够停歇,必须把一天的所有事情都做完以后,才能够去休息。

    那些人都觉得生活没有了盼头儿,只是他们心中都有着一个很深的执念,那就是萧兰儿,这个小姑娘曾经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只是后来成了生意人,忘记了初心。

    他们怎么能够指望生意人拥有初心呢?那些生意人,所看重的不过是金钱和名利,没有了这两样,又算是什么生意人呢?

    时间慢慢过去,萧兰儿心中还是不满足,是的,生意人的胃口是很大的,永远都不要指望生意人的良心发现。

    可是那些人当中的其中一部分人,就因为萧兰儿曾经是他们当中的一员,所以选择了相信,同时也相信蓝晨雾不会往死里压榨他们。ii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蓝晨雾巴不得他们所有人都成为自己的工作机器,毕竟在他的眼中,这些人根本就不算是人,只是为他创造生意价值和扩大生意版图的价值罢了。

    终于,又过去了五年,萧兰儿的胃口变得越发大了,蓝晨雾也因为萧兰儿的影响力,在许多人心中的口碑差到极点。

    毕竟在萧兰儿的生意版图中,总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事情,更何况她是一个生意人,从当初的许氏产业到后来的萧氏产业,她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但是那些人没办法找她泄愤,她只能把蓝晨雾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蓝晨雾,这些年日子过得也更加滋润了,他原本是许家总管,摇身一变,竟然成为了萧兰儿身边最为得力的人,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萧兰儿从未把他当成一个人,只是把他当成了一颗棋子,当成了一个为自己挡枪的工具和钢筋铁甲。ii

    一个人,如果活成了工具,那真的有意思吗?

    可是,蓝晨雾就是这个样子,他只能够在那些下人面前发发威风,只能够在那些名声比他更差的人面前炫耀一番,可是在萧兰儿的眼里,他的地位,从来都是跌到了尘埃里,可他根本就不后悔,他喜欢她,所以哪怕是再没有名分,哪怕是受到再大的委屈和难过,他也依旧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

    只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他们两个人虽说没有到了坏事做尽的地步,可是所做的事情也的确缺德。

    也正因为如此,当初的那些生意人强烈反扑,是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抗争。

    蓝晨雾和萧兰儿最终都没有逃过那些人的报复。ii

    可是,那些生意人和萧兰儿一样,心中想的都是各自的利益,在他们知道萧氏产业有许多被萧家雇佣的拿捏着卖身契的人们以后,全部都像是猫闻到了鱼的味道,同时也闻到了商机。

    是的,就是商机。

    只是萧兰儿从未重视过那些人,以为自己拿到了那些人的卖身契,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加任何的考虑。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没办法,萧兰儿和蓝晨雾因为当初做了许多缺德的事情,所以整日里都闷闷不乐的,心中就总是愧疚。

    终于,她还是对蓝晨雾下手了。

    蓝晨雾这个人,实在是太过聪明,不管在哪个老板手底下工作,都是最危险的存在,毕竟任何一个老板都不可能让自己手底下的人比自己还要聪明。ii

    那是一个冬日的早晨,萧兰儿假惺惺地邀请蓝晨雾和自己一起吃早饭,之后,她就独自离开了那里,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的一切,都只成为了秘密,永远封存了下去。

    只是,虽然蓝晨雾从那以后就消失不见了,可是萧兰儿却依旧觉得很是不安。

    终于,在一次生意人的竞标会上,那些平时被她压迫,被她剥削过的生意人,全部都愤而讨之,她这一次,没有了蓝晨雾在身边出谋划策和挡枪,一切变得岌岌可危。

    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是萧家的家主,家里有长工百万,那些人都卖身契都在她这里,所以就算是被那些人联合讨伐,她也一点儿没在怕的。

    可是,那些生意人平时精明能干,只要大家团结起来,就一定会将她搞垮,更何况她早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臂膀,大家的士气自然也上涨了许多。ii

    那一天,萧兰儿看到家中那些长工们似乎得了一种怪病,每个人的手上都变得青黑而又臃肿,双手看着,根本就没有一处好皮肤,而且略微一触碰,就带着一种钻心的疼痛感。

    她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怎么回事,正在疑惑间,一个生意人突然间就闯进了她家的大门。

    只见那个人哈哈大笑道“萧兰儿,你也有这么一天啊!”

    萧兰儿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看着那些人慢慢的消失了,地上只留下一滩滩的绿色臭水,还有看着非常奇怪的触手……

    她觉得这件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诡异,于是就对着那人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你为什么要搞这些人?生命诚可贵,你真的是很可恶啊!”ii

    “可恶吗?我不觉得!”

    顿了顿,那男子才说道“相反的,我觉得你才是最可恶的那个人,因为你的到来,我的生意做得极其失败,甚至因为你,我们所有人都是你的客户,就像是你的那些长工一样,受到剥削和压迫,可是你呢?却洋洋得意地花着大钱,吃着珍馐美食,难道你真的吃得下去吗?不觉得愧疚,不觉得难过吗?”

    萧兰儿听着这个人一声声的控诉,心中自然是有些慌乱的。

    可是,在这个人的面前,在这个曾经的敌人面前,她自然是不可能露出任何的软弱姿态,更何况她本就不弱。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反唇相讥道“肖枸,你以为你又比我好到哪里?是你把我身边的那些人全部都害死了,又是你一直在漠视生命,我就算是每个行业的搅屎棍子,也从来都比你高尚。”ii

    “高尚?”

    肖枸从来都没有想过,萧兰儿有一天居然会用到“高尚”这个词,她配吗?

    这话音刚落,萧兰儿突然间就不能动弹了,她看着自己的双手慢慢变得和当初那些长工一样,之后,她就又像那些长工一样,在地上留下了一滩臭水,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啊她和她身边的那些长工为什么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可是,这一切其实早就已经没有了答案。

    萧兰儿看着何星遥,忍不住苦笑着说道“何姑娘,从前都是我做的错事太多,这些都是我的报应,可是我知道,我终究还是愧对了那些人。”

    何星遥有些唏嘘。ii

    这样容颜算得上不错的女子,内心竟然会有这样一段往事。

    萧兰儿继续说道“初远,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心意会有多深,也永远不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公平正义,一切不过都是用钱堆砌起来的。”

    初远摇了摇头。

    他觉得面前这个女子病的不轻。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和萧兰儿说的一样,她又怎么可能会受到反噬呢?

    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

    一个人走的路多了,做的错事多了,自然会被人握住把柄,也就不会那么随心所欲了。

    何星遥不知道该如何说,她看着这人,只能无奈地开口道“萧兰儿姑娘,在这世界上,公平正义是永远的法则,如果一个人心中连一杆儿秤都没有,连维护公平正义的心都没有,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ii

    萧兰儿听了这话,直接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公平正义?在我的眼中,金钱和地位,才是一个人永远的财富,公平正义,不过是说给外人听的,毕竟哪里会有一个生意人愿意真的做到公平正义呢?”

    何星遥听着她说的话,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金钱和地位谁都想要,可是公平正义也不可丢。

    “从你剥削你的那些长工和同行开始,你就已经失去了良心,公平正义在你的心中,早就已经没有了地位,可我真的没想到,那些人的卖身契,你竟然真的没有销毁。”

    这话刚一说完,那些触手都开始在半空中漂浮起来,看着很是渗人。

    何星遥和初远都不大想看,于是,两个人纷纷闭上了眼睛。

    ii

    萧兰儿看着他们,实在是觉得好笑,这些触手有那么吓人吗?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直接开口说道“初远,你是我第一个动心的人,我喜欢你,真的。”

    初远此时正在安心的闭着眼睛思考别的事情,自然是没有听到萧兰儿说出的那番话。

    也正因为如此,萧兰儿以为他是很不重视自己,于是就继续大声说道“初远,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初远听着这话,他根本就不想和眼前人有任何的纠缠,只是没想到突然间来到了这个地方,心中有些忐忑罢了。

    而何星遥刚一听到这话,就直接皱起了眉头,虽然是闭着眼睛,可是她依旧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看着就像是在宣誓主权。ii

    又过了好一会儿,初远才开口说道“萧姑娘,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而想太多,更何况你对我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喜欢,又何必如此高调地说出来呢?”

    这话刚一说完,就惹恼了萧兰儿。

    “高调?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够我说出来吗?我喜欢你,只是想让你陪伴在我的身边,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不过分吧!”

    初远摇了摇头。

    他和萧兰儿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缘分,更何况他虽然没有表白,可是心中却早已有了喜欢的人,怎么可能移情别恋呢?

    公平正义不可丢,萧兰儿本就与他不是一路人,强求终是得不到好结果的,对于这一点,他们两个人都知道,甚至都心知肚明,可是偏偏却都在一直装傻充愣。

    何星遥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的相处,心中莫名觉得有些火气,她实在是忍受不了,只能用拍桌子引起两个人的注意。

    可是,萧兰儿根本就不怕,反而还嚣张地向她示威,那动作看起来颇为嚣张。

    这让何星遥觉得总是不开心,同时又有一种初远随时会被抢走的感觉,心情一时间变得很是复杂。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