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一百五十二章:跟随何星遥

第一百五十二章:跟随何星遥

    因为上官洛的到来,所以何星遥和言书语达成了一个约定。

    只是,言书卿的心中终究是不忿的。

    他一直以来都很希望能够永远陪伴在何星遥的身边,所以在得知何星遥和他姐姐书语要离开这里之后,心中就一直惶恐不安。

    那一天清晨,言书卿早早就来到了何星遥的院子里,一直等待着。

    等何星遥出来倒水的时候,竟然看到他倚在那门槛上,呆呆地望着远方。

    于是,何星遥说道“喂,言书卿,你怎么在这里啊?”

    言书卿道“没事,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说起来,自从那一天上官落出现在这里之后,言书语就和从前很不一样了。

    她就像是突然间长大,整个人有种格外的魅力。ii

    平时没事的话,也就是多多修习,让自己身体里的灵脉,吸收源源不断的能量,同时让整个人都放空,经常做一些对身心有益的事情,甚至能够感觉到身体中吸收的大自然的浩然正气,以天地之气,全灵脉之缺。

    是的,她的灵脉虽说是与生俱来的,可是终究与那些灵体修习者不同,有着天然的优势,但也有着天然的缺点。

    时机总是要寻找的,言书语最近所做的一系列事情,都让言书卿很有危机感,生怕自己哪天一个不小心,姐姐和何星遥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在饭桌上,言书卿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看着何星遥说道“星遥,我能不能一直跟随着你?”

    顿了顿,他似乎是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不太妥当,于是就继续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面闯荡,应该是不太平稳的,如果身边有一个好友同行,我想应该会安全很多。”ii

    何星遥笑了。

    不过,言书卿这话说的倒也不错,是她一直以来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是啊,她也不过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女子,曾经没有出过远门,认识的人也不算太多,但是心中一直留着那种江湖儿女的豪气,所以在得到父亲的允许之后,就跟着那初远去了周庄,再之后……后来就出现在了这余澜城。

    她看着言书卿,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这人对她一直以来都关怀备至,让她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

    可是,她知道,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不散的筵席,更何况她与这言书卿,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毕竟一个在这虚拟的余澜城,甚至这个时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而她生活的地方却是现实世界,不是梦境世界中随意构造的任何一境,而是真实存在过的,那种真实感,是这里的任何人和任何事物都无法比拟的。ii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书卿,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言诺和言芸儿虽然是你的两位姐姐,可是你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在这个家里,你应该是顶梁柱一般的存在,没必要为了我而抛弃家庭,这样根本就不值得。”

    言书卿听着这话,心中有了那么一瞬间的酸楚。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何星遥是很懂他的,只是没想到他的心思,却终究葬送了两个人之间最美好的友谊。

    可是,这真的能够怪他吗?他不过是遵循自己的本心而已,毕竟想一想又没有什么过错,只是何星遥终究还是不愿意。

    就在两个人僵持着的时候,言书语突然间就放下了碗筷,然后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桌子,带着严肃的语气说道“书卿,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吃饭都不老实了吗?一直在说个不停,人家何姑娘是碍于面子才会答你的问题的,难道你就真的这么不懂事吗?”ii

    言书卿听了这话,心中一时间觉得很是委屈,他知道姐姐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儿下,可是,面对这样的台阶,他宁愿不下。

    何星遥吃惊地看着言书语,思绪久久回不过神来。

    而言书语在刚才说了一番话之后,就直接埋头吃起了饭菜,席间一直观察着众人的动向,尤其是她的弟弟言书卿。

    就这样,一顿饭在大家的埋头苦干中吃完了。

    在走出大厅的时候,言书卿突然间就冒昧地拉住了何星遥的衣袖,并将人躲在了附近的一根柱子上,动作看起来霸气十足,只是那眼神似乎很是受伤。

    何星遥看着他,心中有些不耐。

    “喂,言书卿,你到底在搞什么啊?”ii

    言书卿不说话,只是带着认真的眼神看着她,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何星遥,我在饭桌上说的那些话,为什么被你否决了?难道你就真的一点儿都不顾念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友谊吗?”

    何星遥原本还以为这人到底在抽什么风,没想到却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耿耿于怀,心情略微好受了一点儿。

    于是,她也突然间带着格外认真的眼神看着眼前之人,斟酌着语气说道“你误会了,并非是我否定了你我之间的友谊,只是我们毕竟没有生活在同一个地方,本就虚实相隔,我只是短暂地出现在这里一下,早晚都是要离开的,你又何必非要跟着我呢?”

    言书卿听着这话,心中的悲伤感越发明显了,他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ii

    可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这样的时刻,何星遥的心中,那思绪虽然非常凌乱,但是他却始终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只可惜他们谁都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不能够完全洞察人心。

    又过了好一会儿,言书卿突然间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直接就看着她说道“何星遥,你不要推开我,就像是你说的那样,无论是虚实相隔,还是别的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最好的朋友,不管你要去哪里,不管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不想和你分开,就像是我们去洛河镇时的情形,只要跟着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话音刚落,何星遥就连连摇头,只可惜她这样的动作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的效果,相反,言书卿把这理解为同意了。ii

    只见他瞬间变了脸色,原本那像是要哭出来的脸庞,基本就是愁容满面,一下子就变成了喜笑颜开,这变脸的过程堪称一绝,无论是谁看了,恐怕都会忍不住叫好吧!

    何星遥觉得这人实在是太过难缠,但是心里却并没有什么厌烦,经两个人曾经同甘共苦,一同在洛河镇的事情,也才过去了不久,如果贸然绝交,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更何况两个人之间的友谊,本就不掺杂任何的杂质,也根本没有必要绝交。

    就在何星遥觉得有些为难的时候,上官落突然间就出现在了这里。

    这一切的发生,几乎是在转瞬之间。

    上官落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突然间就“噗嗤”,一下子笑出了声。

    言书卿对于何星遥身边出现的任何男子都有着一定的敌意,所以他如今的脸色非常不好,几乎是黑如锅底。ii

    何星遥倒没有什么感觉,也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冒犯到,只是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喂,上官落,你到底在笑什么?”

    上官落看着她如此认真询问的样子,心中觉得越发好笑了,可是他又实在笑不出声。

    “没什么,只是你们两个人争执了这么久,这一切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啊!”

    “没有意义?什么没有意义?你根本什么都不清楚,又有何资格在这里插话?”

    言书卿说这话丝毫不客气,连带着那眼神看着都格外的凌厉。

    上官落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这个年轻后生,说话倒真是伶牙俐齿,只是我出现在这里,本意是为了帮助你们,你又何苦对我如此不客气呢?”ii

    “帮助我们?你要帮助我们什么?”

    何星遥总觉得上官落说这话很是莫名其妙,所以才有此一问。

    好在上官落脾气还算不错,所以并没有生气。

    又过了好一会儿,就在两个人都以为上官洛不说话的时候,他突然间就在这格外认真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许久才说道“我知道你们心中之所求,可是言书卿,我能够帮助你留在何星遥的身边,但是却不是永久。”

    顿了顿,他成继续说道“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不散的筵席,就像是你们两个人一样,从一开始的相遇,到后来的相知相许,如今的坚不可摧,都是缘分,可是这世间的缘分总是捉摸不定的,有缘起,就有缘尽,一切不可说,也不能说。”ii

    何星遥听到这话,就知道他一定是在想办法帮助言书卿,只是这样也好,就像是上官洛说的那样,有缘起就有缘尽。

    她如今倒是不怎么担心了,只是心里依旧还有一些顾虑。

    上官落在说完这话以后,就直接在言书卿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然后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言书卿总觉得身体里涌起一会热流,奇经八脉都格外畅通,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何星遥看着他说道“言书卿,既然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我也就不再坚持拒绝,只是这个家,你打算怎么办呢?”

    言书卿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所以才有此一问。

    “没事的,我虽然身为男子,有义务壮大这个家,可是为了你,我值得!”ii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格外的郑重和认真,让何星遥都有些吃惊了。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当口,言书语突然间就出现在了这里,只见她带着惊奇的语气说道“书卿,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看起来和之前不一样呢?”

    此时的言书卿还不知道,那上官落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甚至他都没来得及问清楚,只知道这大抵是对他好的。

    于是,他看着言书语,尽量平和地说道“没什么,姐姐,你说我和之前不一样,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不一样法儿?”

    言书语笑着说道“你还在这里说呢,什么时候也变得偷偷摸摸起来了?我竟然在你的身体上看到了源源不断的能量,你倒是藏了个严实啊!”

    “能量?这怎么可能呢?姐姐,你一定是搞错了吧?”ii

    何星遥也附和道“是啊是啊,书语姐姐,我看你一定是搞错了,书卿又不是像你一样,更何况他也根本不是那个天选之人,怎么可能会有源源不断的能量呢?”

    只是,这两个人对于这玄之又玄的事情终究不怎么清楚,但是言书语却是不同的。

    且先不说她的身份和母亲的极大来头,就看着她身体上的那个灵脉,就比一般的修士强了太多,甚至那些修士,与她根本就是无可比拟的。

    言书语也不知该怎么向这两个人解释,只能淡笑道“好吧,兴许是我看错了,那你们就继续聊天吧!”

    这话刚一说完,她就迅速地离开了。

    只是言书语始终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步呢?言书卿的身体,在她看来,是陌生而又令人忌惮的。ii

    谁会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好在不久之后,所有的事情都逐渐变得明朗起来。

    这还是要从光明之刃说起。

    有一次,言书语正在房间里打坐修习,却没想到光明之刃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只是,光明之刃似乎是有了变化,原本泛着的是幽蓝色的光芒,可是如今看着却是淡蓝色,而且这光芒看起来比平时柔和了许多。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何缘故,但还是把光明之刃拿给了何星遥,打算两个人一起研究一下。

    谁料到,那个日子正好是她和何星遥回到梦境世界的日子,而言书卿正好也有了打算跟随的能力,自然是不可能甘于平凡的。

    就这样,三个人在光明之刃的见证下,一同出现在了这梦境世界。ii

    不得不说,这梦境世界与很多年前的光景不甚相同,可是言书语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惊讶,反而感觉格外的亲切。

    或许是因为光明之刃的缘故,所以她就算是出现在这里,也并没有感觉任何奇特的地方。

    而何星遥本就对陌生的环境有一种随遇而安的态度,所以面上看起来倒也没有多大的惊奇感。

    只有言书卿,瞪大了眼睛,左顾右盼地观察了许久,觉得颇为惊喜。

    他知道,上官落真的践行了承诺,帮助他跟随了何星遥。

    只是,他知道,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人生未知的旅程,还有很久,很长。

    何星遥看着他那奇怪的表情,忍不住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喂,你在看什么呢?”

    “没有,这里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只这么一句话,何星遥瞬间沉默了起来。

    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毕竟梦境和现实,虚实的较量,本就非同凡响。

    就在这个时候,言书语突然间就走了过来,只见她看着何星遥说道“星遥,如今我已经是这光明之城的守护者了,你们两个人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何星遥和言书卿点了点头,三个人又继续攀谈了起来。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