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一百四十四章:小容

第一百四十四章:小容

    这边,王芳华因为李澜的心有所属而心痛交加,另外一边的小容,状态也实在算不得好。

    她看着那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心中却总觉得格外的难过。

    芳华去了齐家,而那齐岸,正是王家最钟意的女婿人选,如果将来这两位真的成了一家人,真的成为了夫妻,她又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越想就越觉得生气,小容从小就跟着她家小姐芳华一同长大,那情意自然是非比寻常的,只可惜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有从小特定的生活环境的影响,她越来越害怕王芳华有一天会和她分开,甚至害怕两个人之间,从渐渐疏远到最后的形同陌路……

    明明当时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分开,明明当时的两个人都是彼此信任的关系,可是,一切终究还是出现了裂痕。ii

    王家老爷自从那刘媒婆进门之后,就合计了很长时间,打算让王芳华嫁给齐岸公子,这样,到时候两家人强强联合,各种好处是自不用说的,管家理账和延绵子嗣等事情,自然也就算不得大事了。

    小容回想着那天下午的事情。

    那真是一个糟糕的下午,真是一个令人难过的日子。

    原本他们王家人一家都在和和乐乐地生活着,她和小姐芳华,自然也没有任何的裂隙,彼此之间都有一种难言的感觉,很温暖,很奇妙,但同时也很美好,更令人难忘。

    只是,这样的美好并没有持续多久。

    刘媒婆来了,是为了说亲,那对象自然是齐岸和他们王家的小姐王芳华。

    那时的小容,原本是打算去正堂拿一样东西,没想到却看到了那刘媒婆笑容满面的样子,心中一时好奇,就躲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听着那刘媒婆说话。ii

    她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刘媒婆得意洋洋地夸赞着齐岸,把这个人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简直就是吹牛皮大王。

    小容撇了撇嘴,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朝着那刘媒婆直翻白眼儿,看起来似乎很是嫌弃。

    不过,对于这一切,刘媒婆自然是不知道的,她一直致力于撮合有缘分的男男女女,至于别的事情,倒是不怎么在乎的。

    到了最后,小容清楚地听到他们家老爷答应了下来,果不其然,那齐岸虽说被刘媒婆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但也自然是因为本身的能力,毕竟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人,就算是被别人再怎么奋力吹捧,那自然也是无济于事的。

    而王老爷和家里的一众长辈们自然是慧眼如炬的,那齐岸目前的日子算不得多好,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最有潜力的年轻人。ii

    而且在王老爷的心里,他的女儿不管嫁给什么人,只要这个人足够正派,足够善良,足够心疼人,足够有潜力……

    只要满足自己的那些条件,他觉得这样千挑万选出来的丈夫,自己的女儿未必不买账。

    毕竟按照王芳华的特点,虽说不至于千挑万选,但是那心中的喜欢方式也的确独特的很,总让人摸不着头脑。

    只是,王老爷和那刘媒婆,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在他们交谈的时候,有一个微不足道的侍女,听到了这一切。

    小容的心里格外的震惊,难道真的这么快吗?

    她那么喜欢她家小姐,芳华和她从小就如同亲姐妹一般长大,表面上两个人之间是主仆的关系,可是实际上,她们之间的情谊格外的深厚。ii

    小容当时就在心里想着小姐啊,我终究还是忽略了,我们终究还是和从前不一样,因为我们长大了,所以我们要有自己的人生,要对自己将来的每一步负责。

    可是,长大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为什么小容就感觉不到任何的美好呢?

    她抬头望着天空,皱着眉头,看起来心情很是糟糕。

    “老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呢?我们家小姐芳华,为什么要长大的这样快呢?我不想和她分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非要同我作对?”

    小容第一次不顾所有人,第一次不管不顾地朝着天空大喊大叫,第一次不管不顾地发泄情绪。

    只是,她虽然吼出来了,但心中却总觉得落寞。ii

    那一天,她火急火燎地跑到了王芳华的房间里,然后迅速拉住了她家小姐的双手,只是那动作有些颤抖,不怎么稳。

    当时的王芳华,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看着那状态格外的不好,但还是笑着说道“容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这状态不好啊!”

    小容摇了摇头。

    她不想让王芳华知道刘媒婆来家里的事情,只是她的心中格外的清楚,这件事情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无论怎样,王芳华早晚都是要知道的,而目前的隐瞒,不过是多拖了一段时间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实际上的意义。

    终于,吃晚饭的时候,餐桌上王老爷终究还是提到了那件事情。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王芳华早已经过了出嫁的年纪,一直以来陪伴在家人的身边,不过是不想那么早早嫁人罢了。ii

    可是,这一切的早晚,终究不可能人为阻拦。

    也许王芳华的缘分就真的是那齐岸公子呢?

    王老爷心中这样想着,一时之间又回想起了刘媒婆说的那些话,再结合他从前与那齐岸公子见过一面,所以心中格外的满意。

    王芳华表面上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那嘴角弯弯的状态,看得出来她是想要遇到一个人生的有缘之人。

    只是,王芳华哪里会知道,她这样的行为无异于用一把刀子,伤到了小容的心。

    小容看着她家小姐是那么的欢喜,内心就像是针扎一样,甚至突然闪过了一种疯狂的念头,那些疯狂的念头虽然一闪而过,可是她却出乎意料地完全记了下来。

    小容在心中这样想着ii

    只要芳华与那齐岸公子之间没有足够的缘分,那么我就等待着一切顺其自然,如果这两个人之间真的有天雷勾地火的感觉,那么我绝不能够放任姑息。

    不过,这样终究是有危险的,倒不如和芳华明说,到时候就算事情真的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也自然有退路可寻。

    小容的心中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现实中事情的发展状况,根本就和她预想的不一样。

    那一天晚上,她第一次格外认真地看着王芳华,把玩儿着她的头发,带着略微低沉的语气说道“小姐,你真的同意了刘媒婆说的那位齐公子的邀约吗?”

    王芳华点了点头,虽说与那人并没有见面,可是脸上却早已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小容看着她这样的状态,强忍着内心的痛苦,带着不安的语气说道“小姐,听那刘媒婆说的那样,说齐公子如何如何的好,可是那媒婆只是为了不砸自己的招牌,咱们根本就没必要参合到这些事情中去啊!”ii

    王芳华摇了摇头,顺便用手指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直接就莞尔一笑,开口说道“容姐姐,倘若真的如同你这样说,那我将来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顿了顿,她才继续说道“所以啊容姐姐,不管别人对我的态度是怎样的,你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闺中密友,我自然是希望你一直都是支持我的,所以,就像是刚才你说的那些话,以后都不要说了,我不喜欢。”

    小容点了点头。

    当时的她虽然根本就理解不了王芳华内心的所思所想,可是心中却格外的清楚。

    于是,她看着王芳华,有些无奈地叹着双手说道“芳华,姐姐知道的,真的,我什么都知道,只是,只是你真的不能够如此草率,就答应那人的邀约,毕竟我们目前还不清楚那人真实的一面到底是什么,毕竟表面上的一切都可以伪装,可是真实的情形却鲜有人知,我们必须要调查清楚,这样对你才是有好处的。”ii

    王芳华原本就不打算和她争论,可有的时候事实胜于雄辩,而小容又是那样的随机应变,足够机灵,自然是不可能吃亏的。

    王芳华知道,小容说的这些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却足够有道理,所以她才没有责备眼前之人。

    只是,因为王芳华的态度,所以小容已经有好几日,角色都格外难看了,算是有人主动找她聊天,她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久而久之,那些人自然就不去找她了。

    小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太过疯狂。

    她竟然想要让王芳华永远陪伴在自己的身边,永远都不要离开,甚至想着两个人之间将来的日子会怎样过,偶尔也会想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

    只是,这一切的一切,终究不过是她独自的想象而已。ii

    小容在大街上回想到了这一切,明明心中早就已经无知无觉了,可是那眼泪却不知何时滴落在了地上,看起来很是伤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看着这空无一人的街道,只有自己,独自在那里,落寞而又彷徨。

    不过,一直在这大街上,也不算是个事情,毕竟王芳华已经去了那齐家,她身为王芳华的侍女,自然应该伴随左右的。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迎着风小跑着去了齐家。

    刚走到那齐家门口,她就看到了正好从家里出来的李澜。

    那李澜的神情看起来格外的怪异,心情似乎很差,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

    小容不知道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不怎么关心。ii

    她只是觉得李澜如今从齐家出来,无论如何都算是一个差不多的机会。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从那旁边一下子出现在了李澜的面前,然后自我介绍道“李公子好,在下是王芳华姑娘的侍女,是来寻我家小姐的。”

    李澜根本连正眼都不想瞧她,毕竟王芳华对她那么的信任,到头来却得到了那样一个结果,她实在不想与他有过多的纠缠,更不想有任何的交集。

    想到这里之后,李澜就打算独自离去,假装看不到,不理会罢了。

    只是,他想得倒是不错,事实上却根本不是那样的。

    小容终究还是挡住了李澜的去路。

    “姑娘,你这样堵着我也没有办法,更何况因为你的那一推,你们家小姐与你之间的情谊,想必也已经不复存在了,你又如何想要寻她呢?这又有什么意义呢?”ii

    小容听着李澜说的这些算是比较犀利的话语,一下子低下了头。

    是啊,这李公子不管说的哪一句话,都格外的有道理。

    她的那一推,的确是将她与她家小姐之间的情谊,推得干干净净了。

    可是,那一切不过是因为她一时之间的疯狂想法付诸现实了,这样的代价太大。

    她有那么一瞬间,很想穿越时空,阻挡自己要推的那双手,阻挡自己之前的行为。

    可是,人和时间赛跑,永远是赶不上时间的,就算是回到过去,也终究不可能有原汁原味儿的感觉。

    “李公子,我知道你刚从齐家出来,只要你带我去见到我们家小姐芳华,那我一定会非常感激公子,我们家小姐也一定会感激你的。”ii

    李澜听着她都抬出了王芳华,心中更是鄙夷了。

    只是,这小容毕竟是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而王芳华正是当时的受害者,自然是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缘由的。

    想到这里之后,李澜就带着冰冷的语气说道“那好,既然你如此想要见到你家小姐,那我也不好随意阻拦,只是我警告你,不要妄想在这齐家伤害任何人,更不要有任何的不轨的心思,要不然我是不会饶过你的!”

    这话说完以后,李澜就带着她来到了齐家的院子里,穿过那回廊之后,就来到了王芳华休息的那个客房。

    此时的李澜脸色铁青地看着小容,心中非常的不满。

    而齐岸正在和王芳华一起谈天说地,看样子,这两个人之间说的还颇为欢喜,彼此的脸颊上都带着不经意流露出的笑容,看起来是那样的有感染力。ii

    小容被王芳华那脸上的笑容刺得心痛,甚至都有些不敢呼吸了。

    可是,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上前去阻止那两个人的勇气都没有。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没用,连守护自家的小姐都做不到。

    李澜咳嗽了两声,这才把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王芳华和齐岸一同转过身子,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李澜和那小容姑娘,根本就不理会这两个人眼神的询问。

    王芳华一看到小容,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有些难过,有些心痛,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痛苦,大声地询问道“容姐姐,你到底为何要推我入水中?从小你就对我那么好,可是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小容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件可怜的工艺品,“你说呢?我的小姐,从前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会永远在一起,可是这一切终究还是变了,就因为那刘媒婆的到来,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急转而下。”

    顿了顿,她才继续说道“你以为我没有察觉到吗?我只是想要给你一个机会,可你终究还是浪费了。”

    王芳华不知道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心中有些难过。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