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一百三十五章:面具

第一百三十五章:面具

    话说那洛幽一直在柯家住着也不是个事儿,但是因为脸上的痘痘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就算是心中再怎么不情愿,也终究还是不能够随意离开的,更何况,他还想让何星遥帮忙寻找到他的娘亲和义妹,自然是不可能轻易离去的。

    言书卿与何星遥自从和好了以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更胜从前了。

    那一天清晨,柯小虹突然间就召集了他们三个人,打算大家一起去外面散心。

    说来倒也是巧合,散心这个事情原本是不可能提上日程的,奈何洛幽有一次在饭桌上提了一下,说是一直憋着不出门,实在是无聊至极,所以柯小虹就把这个事情记在了心里。

    洛幽,脸上的痘痘刚一好转,柯小虹就把这个事情和他们三个人说了说,彼此的心中都有着各自的打算。ii

    只不过,洛幽那脸上的痘痘虽然彻底消失了,痘印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他却始终不愿意摘下面具。

    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不想把自己真实的面容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何星遥等人就越是好奇他脸上没有痘痘的真实容貌,所以一时间都有些争执不下。

    柯小虹看着洛幽,突然间就开口说道“洛公子,你为什么不愿意摘下面具?”

    洛幽摇了摇头。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不习惯吧!

    说起来,这件事情还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那是十多年前,他还是一个小小孩童的时候,因为娘亲的骤然离开,他的父亲也不怎么管他,所以他成了一个没家的孩子。ii

    有句话怎么说呢?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那时候的洛幽,明明不过是一个七八岁小小的孩童,却早已经经过了很多的沧桑。

    他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生活总是过得很苦,在外面和那些小伙伴们玩耍的时候,大家都会炫耀着自己的父母如何如何的厉害,炫耀自己的家人如何如何的好,只可惜这一切,他终究没有感受过。

    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或许是因为心思敏感,所以总觉得自己与他人不同,性格上也比较孤僻,每每和别人相处的时候,总会迎来那些伙伴们的嘲讽和欺负,可是,这真的怨他吗?

    洛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一团糟糕,什么样的糕点才最是难以下咽呢?那自然是糟糕了。ii

    他独自回想着当初的事情,倘若他的母亲没有那样早早离开,也许他的生活会和其他的小伙伴一样,在父亲的关怀和母亲的宠溺下长大,只可惜这一切终究还是不可能的。

    说起来,也正是因为当时年纪小,又总是被别人欺负,所以那些不好的事情在洛幽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都是他童年时最不堪回首的记忆。

    直到有一天,他的父亲似乎是想到了他这个孩子,所以为他准备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那衣服看起来价值不菲,只可惜他穿着出门,那些小伙伴们依旧还在嘲笑着他,每个人都不吝啬用最难听和最下作的手段对付他。

    那一段时光,总是难过的,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都会独自蒙着被子哭泣,可是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知晓。ii

    他就像是一个蜗牛,缩在自己的壳子里,怎么都不愿意观望外面的世界。

    可是,这一切真的怨他自己吗?

    根本就不是那样的。

    稚子何辜?

    后来,他有一次在街上闲逛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小朋友扔在地上的面具,那面具明明很破,但是因为图案的精致和制作的精良,看起来只是旧了一些,但是却还没有到达不能用的地步。

    洛幽看着那地上的面具,拾起来之后,用袖子擦了擦那面具上的灰尘,就直接戴上了。

    之后,在大街上走着的时候,他嘟哝着说道“哼,我洛幽也是有面具的人了。”

    这话刚一说完,他身边就已经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孩童,那些孩童有些看起来比他年纪大,有些看起来比她年纪小,但是大家的年纪都差不了多少。ii

    只不过,洛幽的身边第一次围了这么多的孩童,他自然是格外地受宠若惊。

    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孩子看着他戴着的那个面具,实在是喜欢的紧,于是就直接指着他的面具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这面具真的很好看啊!”

    洛幽摇了摇头,试图准备跑走。

    可是,他应该跑到哪里去呢?

    他看着那为首的小孩儿,看起来倒是格外的神气和骄傲,心中一时痛恨,但是却也惹不起。

    于是,他只能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揉着衣袖说道“这面具,是,是,是……”

    那为首的小孩儿似乎有些不耐烦,直接就开口说道“是什么?你倒是赶快说啊,真的是要急死个人了!”ii

    这话刚一说完,洛幽也不再胆怯,眼神明亮地看着他,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这面具是我在地上捡的,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只是看着格外的好看,所以就想拿来玩玩儿。”

    “你捡的?我听学堂的夫子说过,君子不夺人所爱,所以我就算是再喜欢,也不会问你要了。”

    洛幽点了点头。

    那小孩儿根本就不知道那就是他自己,而他也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份,所以只能将错就错。

    好在那孩子并没有穷追不舍问他要面具,也没有要求他摘下面具,所以暂时算是躲过了一劫。

    只不过,兴许是因为洛幽那一天穿的极好,但当天在外面的时候穿的是他父亲为他准备的新衣服,那衣服格外的合身,而且看起来价值不菲。ii

    想必那些小孩子也正是看到了他的衣着如此不凡,所以才会改变态度的吧!

    洛幽在心里回想着从前那些人对待他的一切,以前总是那么冷漠,身边围着的那些孩子们,曾经都是欺负他的伙伴们,可是如今这态度却截然不同。

    他看着那为首的小孩儿,直接就撇着嘴说道“那,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这话刚一说完,那小孩儿就突然间看着他笑了笑,那笑容竟意外的好看。

    洛幽第一次意识到小伙伴们哪怕只对他笑一笑,他都觉得自己的内心像是要融化了一样。

    可是,他知道,现实是不允许的。

    他那一天不过是拖了那新衣服的福气,而且还有面具的精致,所以那些小伙伴们才会一时之间认不出他,和他说说笑笑格外的开心。ii

    可是,这样真的开心吗?

    洛幽没有办法,他,总不能天天带着面具和新衣服出门和小伙伴们玩耍吧?这样实在是太过麻烦了。

    他在心中碎碎念,所以自然是没什么人听到的。

    只是那一天回到家里之后,洛幽的父亲就一改往日的冷漠态度,对着他说道“洛幽,你以后不要摘下面具了,这样也会少受些欺负。”

    洛幽听着这话,一时间热泪盈眶。

    他的父亲那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理会他,如今不过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他都觉得分外的感动。

    这是自从娘亲去世以后,他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的关怀,原来是这样的甜蜜,同时又带着点儿辛酸。

    ii

    就这样,往后的十多年里,直到他的父亲因病离世,他也终究再没有摘下面具了。

    洛幽回想着当年欺负他的那个小孩儿,是个男孩子,相貌很好,只是人品实在不怎么好。

    因为他那也是带着面具装了一次神秘,所以那些小伙伴们一时之间都认不出他,只以为他不过是出现在大家身边的新朋友而已,并没有过多的打算和在意,这也让他暂时省去了身份被揭穿的危险。

    只可惜在那往后的十多年里,洛幽因为小时候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没有办法释怀,那面具,他一戴就是十多年。

    时间一晃,转瞬而过。

    他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朋友,心中格外的感动。

    可是,那柯小虹却要让他摘下面具,他到底应该怎么做呢?ii

    洛幽的心中实在是纠结,他害怕,他着急,他甚至想要立刻逃离这里,可是,那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何星遥似乎是看出了洛幽的为难,直接就摆着手,豪气万千地说道“对了,小虹,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我记得你应该跟我提过的。”

    这话刚一说完,柯小虹就带着尴尬的眼神看着她,但是那眼睛里却没有星光。

    又过了许久,柯小虹才开口说道“是啊是啊,星遥姐姐,你不说我还真的忘了呢,娘说今天是洛哥哥脸上痘痘消失的日子,所以让我早早去厨房帮忙,可是我一直没有过去,真的是,反正不管怎样,都谢谢姐姐您了。”

    何星遥点了点头。

    她看着面前这个姑娘,人好,实在。ii

    “你去吧,我在这里陪着他们就好。”

    柯小虹点了点头,就直接去了厨房,帮着她母亲做菜。

    等柯小虹刚一离开,言书卿就非常不满地看着洛幽,颇有些不服气,板着脸,气色很差,头发也格外的凌乱。

    “洛幽,你那脸上的痘痘如今都已经消失了,连一点儿印儿都没有啊,为什么还不愿意摘下面具呢?”

    言书卿似乎是在刻意针对他,这话说的声音极大,引得路人纷纷回望。

    而他自己倒是不怎么在乎,只是心中有些伤感。

    就在这个时候,何星遥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眼睛里都带着星光,看着洛幽的眼神,心中格外的欢喜。

    “洛幽,其实从我听你讲述那些故事开始,我就知道你戴面具自然是和你自己有关的。”ii

    顿了顿,何星遥才继续开口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不好,所以才会让你想到那些不好的回忆。”

    洛幽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虽然一直无法释怀,但心里终究还是惦记着的,只是那些惦记和回忆,终究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淡了。

    他看着何星遥,一时间竟不忍心欺骗眼前的女孩子。

    于是,洛幽就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这才看着眼前的人,直接就开口询问道“星遥,你真的很想看我面具下的容貌吗?”

    何星遥点了点头。

    洛幽答应了,她的内心越发的兴奋了起来。

    “是啊,我自然是想看看,毕竟我好奇了这么久,如果得不到答案,我一定会很不开心的。”ii

    洛幽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心中虽然有些难过,但还是赞同了。

    好奇心是一个人的天性,每个人都不能够抹杀掉别人的天性,那样终归是不道德的。

    于是,他又看着言书卿,不情不愿地询问道“那么你呢?你又是如何认为的?”

    言书卿摇了摇头,拽拽地耸着肩膀说道“这件事情跟我无关,不管你摘不摘面具,对我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影响,难道你真以为你在我心里有那么重要吗?”

    洛幽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内心一时间气得牙根儿痒痒的,实在是难受至极。

    他与言书卿之间的关系虽然算不上有多好,但是两个人因为何星遥的关系,互相对峙了那么长的时间,但却终究没有真正地闹翻过。ii

    只可惜言书卿这次说的话实在是太过直白。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不想让别人关注到自己吧?

    哪怕是街头流浪的小猫小狗,也终究会有一天被别人发现,然后带回家养着,更何况人类呢?

    “好,那我就摘下面具。”

    顿了顿,洛幽才看着言书卿,颇为不屑地说道“言公子,一直以来你对我的偏见都很大,可我自认为从未得罪过你,你为何总对我的态度如此之差?”

    这话刚一说完,言书卿就直接哼了一下,鼻孔朝天地看着他。

    就在这个时候,洛幽终究还是摘下了面具。

    何星遥看着没有面具的他,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容颜俊美,如同谪仙。ii

    这样的容貌和气度,简直就是男神级别的人物啊!

    她看着洛幽,脸上的皮肤也因为一个月的调养,格外的好看。

    不过是一瞬间,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何星遥的脑海里突然间就冒出了一个词,“男神”。

    说起这个词来,还是因为一段往事呢!

    那是她在幽兰谷跟着苍洛溪学习医术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师父亲口说过,当年的苍穹天,最经常说的一个词就是“男神”。

    何星遥还记得当初她问的师父。

    “男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她记得师父说过,那意思就是形容一个男子格外的好看,而且气质独一无二,有着非同一般的俊美容颜,所以才被称为“男神”。ii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静静地看着洛幽,那眼神一时之间竟然移不开了。

    言书卿看着她这样的反应,内心一时之间就更加生气了。

    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毕竟他阻止不了。

    无奈之下,言书卿只能装作不舒服地咳嗽了一声,这才让何星遥回过神来。

    洛幽看她的反应实在是可爱,于是就忍不住逗弄道“何姑娘,你为何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灰尘?”

    何星遥连忙摇了摇头,“不,不是这样的,是我觉得你实在太好看了,简直就是男神。”

    “男神”这个词,洛幽的心中格外的满意,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是却不妨碍他很开心。

    在洛幽的心里,他一直认为能够称之为神,那自然是有其过人之处的。

    可是他自己,就不怎么确定了。

    “多谢何姑娘夸赞。”

    何星遥摇了摇头。

    她对于洛幽的容貌,着实格外吃惊,毕竟当初她还猜测过,这面具下的容貌,一定是惨不忍睹的难看。

    只可惜终究还是与她想的不一样,洛幽真的特别好看,那种秀气之下英姿勃发,格外迷人。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