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一百三十一章:洛幽宫主

第一百三十一章:洛幽宫主

    言书卿一直都在这街市附近等着,他相信,柯小虹和何星遥一定会找到他。

    只可惜这一次终究还是不能够实现,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柯小虹和何星遥会在街头遇险。

    而另外一边,柯小虹和何星遥两个人因为惹恼了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所以暂时还无法脱身。

    说起来,那带面具的男子其实就是那些黑衣人说的那个主上,只是身份实在神秘,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所以一直以来那些人都只称呼为主上,却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正面目。

    何星遥和柯小虹都觉得非常奇怪,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让人把她们两个人带来呢?

    不过,目前事情根本就没有一点线索和头绪,所以要想脱身,暂时是有些困难的。

    ii

    但是事情又不是那么的糟糕,毕竟两个人在这里,总好过一个人在这里,而且那个主上暂时没有动她们,两个人暂时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

    就这样,何星遥和柯小虹就一起在那房间里等待着,因为这种潜在的危险,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很长,时间的漫长,似乎穿透了时空。

    好在过了不多久,那个主上就已经让人把何星遥带走了,而柯小虹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等待着,内心害怕极了,也不知哭了多久,直接就晕倒在了那房间里的榻上。

    而何星遥此时正觉得奇怪,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主上到底要做什么,一边猜测,一边走着,很快就来到了那个主上的身边。

    依旧是那个面具男子。

    ii

    何星遥定睛看着,心中若有所思。

    只见那个戴面具的男子挥退了众人,然后把房间紧紧的关上了。

    何星遥看着这人,心中莫名觉得害怕,而且额头上都渗出了冷汗。

    又过了许久,那男子依旧什么话都没有说,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就在何星遥抱有侥幸心理的时候,那面具男子突然间就开口了。

    “姑娘与本尊之前的交谈,倒是牙尖嘴利,聪明的很呐!”

    何星遥依旧不语,她根本就不相信面前的男子只是为了夸赞她,一定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继续沉默了起来,只要这人见自己不理会,心情一定会更加烦躁。ii

    一个人的心情一旦被破坏了,那么出现的破绽将会有很多,在不经意间,就会透露出许多消息。

    她坚信,这面具男子抓人的背后,一定是另有隐情的,只是这一切都埋藏的太深而已。

    果不其然,那戴面具的男子看她一直什么话都没有说,于是就踢了一下脚下的凳子,把那凳子踢的咯吱作响。

    又过了许久,他才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既然你是他们上贡给我的,那我总该有些了解才是。”

    “呸!什么上贡?你又不是皇帝,又不是什么天王老子,难不成你还白日飞升了吗?”

    何星遥也不知为何,虽然看着这人阴森森的还有些可怕,但总是忍不住顶嘴。

    ii

    “你不说是吗?看我一会儿怎么惩罚你?”

    “惩罚我?你以为你是谁?如果我告诉你了,你就不惩罚我了吗?这样的话,恐怕是只有傻子才相信吧?”

    顿了顿,何星遥继续怒怼道“打个巴掌,给个甜枣,这招数早就不新鲜了,更何况你只是一直给巴掌,连一颗甜枣都不愿意给,真以为我会如此听话吗?”

    她当时一时怒对一时爽,但是那戴面具的男子却被气得不轻,而且双拳紧握,眉头紧皱,身体还有些哆嗦。

    “你,你,你……”

    那戴面具的男子一连说了三个“你”,却始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够抓住房间里的一个鞭子,然后在那地上挥舞得响亮,而且看起来格外的用力,那声音格外的清脆。ii

    虽然那鞭子没有打到何星遥的身上,可是她却觉得这一鞭鞭的,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个时候,那面具男子的手下走了过来,在他的耳边呢喃了一会儿,就直接离去了。

    何星遥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在商量些什么,心中虽然万分好奇,但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小东西,你是真的不害怕呀?啊?”

    “我有什么可害怕的?再说了,我不是什么小东西,你也无权这样说我,因为我与你一样,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们都是平等的。”

    两个人打嘴仗的功夫,时间已经不知不觉溜走了。

    何星遥此时越发着急了起来,也不知道言书卿到底怎么样了,这人会不会率先回到柯小虹的家里呢?ii

    她越想就越觉得心情烦躁,但是因为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坏的面具男子,实在是有些棘手。

    不过,何星遥还记得在幽兰谷时跟着苍洛溪学习的那些功夫和医术,虽说不够专业,但总还是能够派上用场的吧!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直接看着眼前的人说道“这位公子,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既然如此,想知道我的名字和我的来历,那你就应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告诉我关于你的事情,这样才算公平。”

    那带面具的男子本就是刻意刁难,但是因为她的油盐不进,倘若自己如果能够退一步,他相信,面前这位女子一定也会退一步。

    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却根本不是这样子的。ii

    一个人要想真正调查清楚一件事情,那必然是要深入的,俗话说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何星遥和那带面具的男子,两个人的心里都是这样想的,一时间竟有些不约而同了。

    只可惜这两个人是站在对立的两端,如果他们是朋友,一定是配合最默契的朋友。

    就这样,那戴面具的男子心里想的很好,所以非常乐于开口。

    只见他装模作样地整了整并不怎么乱的衣衫,这才开口说道“你这姑娘,给我听好了,本尊洛幽宫主,而姑娘身处的这个地方,正是本尊的洛幽宫。”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话已经说完了,该你说了。”

    见状,何星遥就毫不客气地开口说道“在下何星遥,岳城人士。”ii

    “岳城?这个地方我还真没听说过呢,姑娘该不会是在糊弄人吧?”

    这话刚一说完,何星遥就直接带着犀利的眼神看着他,仿佛是在质问,又仿佛是在给一个肯定的答案……

    只不过,那洛幽宫主倒真的是淡定的很,何星遥看他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错事,就打算劝解。

    “洛幽宫主,那你能告诉我,为何要抓了我和我朋友吗?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那洛幽宫主突然间就对着她嘿嘿一笑,这才开口说道“你和你的朋友并没有得罪我,是我的手下人抓到你们,所以把你们上贡给我,怎么样,我这样足够坦诚了吧?”

    “坛城?为什么要上贡?”

    “不为什么,这不过是我多年来最大的执念而已。”ii

    “多年来的执念?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因为,因为……你,你在套我的话,姑娘倒是真的聪明,没看出来啊!”

    那洛幽宫主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说出了一些情况,只是这终究不过是一点点而已,所以他也不过是片刻的慌乱,很快就已经调整过来了。

    而何星遥倒是不慌不忙地看着他,过了许久才悠悠地说道“洛幽宫主,那么,这些是你底下的人干的,你能够放了我和我的朋友吗?”

    “放了你们?你想的倒是美,但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那就是我需要你帮我找到我的娘亲,她在我从小就已经消失了,我寻找了那么多年,可是依旧没有一点线索,这么多年来,我之所以发展成这样,都是为了找我的娘亲。”ii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还请何姑娘相信我,在下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思,只是听说娘亲曾经收养过一个女孩子,所以我才会让我手底下的人帮忙找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此番不仅是为了寻找我娘亲,还为了寻找我的义妹。”

    这话说完以后,他还对着何星遥拜了三拜,那态度格外的恭敬,让人挑不出错处。

    可是,因为这洛幽宫主前后的态度差距如此之大,她不敢轻易相信,所以心中还是有些怀疑的。

    “那,那你如何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

    洛幽宫主看她不相信,只能无奈地开口道“其实我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情况,姑娘不愿意信我,也是正常,只是终究有些遗憾,不能够弥补罢了!”

    ii

    何星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表现,这简直就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表演,而且这个表演还是两种不同的性格和心态,简直是太考验一个人的演技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反复之人呢?

    想到这里之后,何星遥就看着他说道“洛幽宫主,你要是让我相信你也不难,只要你放了我和我朋友,不管千难万险,我都会尽量帮你寻找你的娘亲和你的义妹的。”

    话都说到了这里,洛幽宫主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与何星遥不过是初次见面,但是他却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子特别的可靠,特别的令人安心,兴许机缘巧合,真的就能够帮他寻找到母亲了呢!

    就这样,洛幽宫主很快就已经放了何星遥和柯小虹,并且还吩咐手底下的人护送她们离开,那些手下人也和先前的态度大为不同,格外的恭敬谨慎。ii

    柯小虹不知道何星遥到底说了什么,这些人的前后态度竟然如此不同,但是既然两个人暂时脱险,也算是一桩幸事,自然值得庆贺。

    就这样,等那些人走了以后,柯小虹就眨巴着眼睛看着何星遥说道“星遥姐姐,你到底那个面具男说了什么?我看他面露凶相,不像是个好人,怎么这么快就把我们放了呢?”

    何星遥听了这话,就无奈地叹着双手说道“其实那人不过是表面上看起来坏而已,实际上心里也是善良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只是觉得一个人能够坚持多年寻找自己的母亲,这样的毅力和孝心,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而且她也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不会有利用母亲而作恶欺骗的人,那样就真的不配为人了。ii

    她宁愿相信这世间的光明,会照亮每一个阴暗的角落,不愿意相信黑暗会侵蚀掉光明。

    于是,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就直接去了先前的地方,打算和言书卿一起回家,毕竟耽搁了这么久,自然也应该回家看看。

    就这样,他们三个人很快就已经重新聚集了起来。

    不过,柯小虹和何星遥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提到被那些人带到陌生地方的经历,也不过是随意搪塞了一下,不管言书卿相不相信,她们就是怎样都不肯说。

    不过,何星遥的心里,其实一直都在想着那洛幽宫主的话,只是一时间什么头绪都没有。

    那洛幽宫主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的线索,只知道他的母亲曾经收养过一个女孩子,而且消失多年。ii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寻找一个人,实在是大海捞针,也不知道那洛幽宫主有没有他母亲的画像或者是别的证据,如果有的话,一定会事半功倍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何星遥和柯小虹以及言书卿说话的时候颇有些心不在焉,而且直到回家,也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对于所有的人都是一副敷衍的态度,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饭桌上,言书卿终于忍不住了。

    只见他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踢了踢何星遥的双脚,然后示意她等吃过晚饭之后好好谈谈。

    何星遥点头答应了。

    很快,两个人就已经来到了院子里的回廊处,互相看着彼此,若有所思。

    “何星遥,你告诉我,你和柯小虹消失的那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总看你闷闷不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何星遥还想要隐瞒,但是看着他的态度,既然那严肃的表情和有些受伤的眼神,就不打算隐瞒了。

    “我只是被一个陌生人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个人让我帮他寻找他的娘亲和他的义妹,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寻找。”

    “被陌生人带到了陌生的地方?还,还帮人寻找娘亲和义妹?你以为你是圣人啊!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多着急啊!”

    何星遥知道,自己把事情说出来自然免不了一顿说教,但是她惊讶于言书卿竟然在担心她,心中虽然暖暖的,但终究还是要辜负了。

    她垂下眼睛,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书卿,事情都过去了,而且那人都已经放我回来了,你真的不需要担心,而且,就凭我自己也是会脱身的。”

    言书卿见状,就越发心疼了起来。

    只见他二话不说,直接就将人拥进了怀中,也不顾这回廊处有没有别人,反正那表情格外的投入。

    何星遥因为感动,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流下了泪水,沾湿了他的肩膀处的衣服。

    两个人,此时谁都没有说话,但是却格外的有感觉,真的就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