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九十一章:言书卿的心意

第九十一章:言书卿的心意

    何星遥最近总觉得言家人对自己有些太过热情,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但是她却并不担心。

    言书卿在离开院子的时候,就已经悄悄在何星遥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她的心有些颤动。

    “星遥,等回到房间以后,你就打开这个盒子,看看里面的礼物,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言书卿这句话一直都在她的脑海里徘徊,她不知道这人到底在搞些什么,但是心中还是欢喜,毕竟难得有这样一个朋友为自己送来礼物,实在是不错了。

    何星遥看着桌子上那个精致的盒子,盒子是用木头做的,看起来精妙绝伦,不像是一般的东西。

    她越看越是喜欢,越看便越想打开这盒子,可是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第二天一早,言夫人就已经迅速来找何星遥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大事,但是何星遥依旧很耐心地陪着言夫人。ii

    言夫人难得拉着何星遥的双手,颇为热络地说道“何姑娘,最近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若是那些下人做的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就尽管告诉我。”

    何星遥笑了笑,对着她说道“没事的,这里真的很好,我没有什么不习惯的,谢谢您如此为我着想,谢谢了。”

    言夫人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婉拒,所以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何星遥见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间很是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言书卿突然间就出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只见他一蹦一跳地跑言夫人的身后,一边帮忙捶着肩膀,一边不停地向何星遥使眼色,看起来很是活泼。

    只见他直接就开口道“娘,人家何星遥是我带回来的朋友,没想到您现在倒是比我对她还好,看到星遥和您相处的这样和睦,儿子倒是放心了。”ii

    言夫人拍了拍他的手,回握住,这才说道,“你这个傻孩子,娘都是为了你以后的生活,星遥这样好的一个女孩子,你应该抓住机会才是。”

    何星遥原本是乐得自在,这两个人难得把自己当成了空气,自然应该好好的享受,没想到就听到了这样的话。

    她虽然不介意言夫人拿自己打趣,但是心中依旧有些不舒服。

    言书卿看着言夫人说出这样的话,心中倒是暗自窃喜起来,他从第一眼见到何星瑶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又非常可爱的女子,虽然那时候两个人之间的交集不多,但是他依旧自信地认为,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朋友。

    他看着何星遥,难得羞涩地开口道“星遥,你觉得我母亲说的怎么样?”ii

    何星遥察觉出了他那话中的意思,心中一时间竟然有些忧虑。

    过了许久,她才故作轻松地说道“挺好的,但是我们两个人只能是好朋友,别的关系也没有了。”

    顿了顿,她才继续说道“所以啊,你不应该在我身上浪费很多时间,因为我希望你能够寻找到人生中最好的幸福。”

    言书卿听完这话,心中顿时不淡定了。

    他以为何星遥说这话是在暗示自己,所以难得紧张了起来。

    只见言书卿突然间涨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询问道“对了,星遥,我送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何星遥摇了摇头。

    “难道是不合心意?这礼物我明明挑选了很久啊!”ii

    言书卿的话很是失落,但是依旧带着一丝希望。

    何星遥实在是有些不忍心,只得无奈地对他摊着双手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那礼物太过贵重,所以我没舍得拆开看,自然也就无所谓喜不喜欢了。”

    “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还以为你是不喜欢呢!”

    言书卿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松了一口气,他很害怕何星遥不喜欢自己送的礼物。

    言夫人无端端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自己夹在中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很是奇妙。

    于是,她对着两个人笑了笑,这才开口说道“书卿,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好好聊天,娘现在就先回去了,你一定要好好陪伴人家啊!”ii

    言书卿点了点头,言夫人就直接迅速地离开了。

    言夫人一走,两个人之间难得放松了起来,而且因为彼此是朋友,所以很多话都不怎么避讳。

    只见言书卿尝试着挽起了何星遥的双手,试探着说道“星遥,那我们现在回去了把礼物打开,你去看看好不好?”

    何星遥听了这话,就直接点了点头。

    虽然她实在是不想接受那个礼物,但是言书卿真的很希望她能够接受。

    就这样,两个人互相挽着手回到了那个院子里。

    何星遥先给他倒上了两杯茶,这才把那礼物盒子拿了出来。

    只见何星遥直接把盒子打开,看了看那盒子里的礼物。ii

    她原本很好奇,这人到底是送的什么东西,可是现在看到了,却觉得并没有那么高兴。

    这是一个金色的佛陀,看起来虽然很小,但是却格外的精致。

    她不想扫了眼前人的兴致,笑着拿在手中左看右看的,倒是有种令人欣喜的感觉。

    言书卿看她拿着礼物如此开心的样子,忍不住笑着说道“这礼物可是我千挑万选的,又找了这样好的盒子包装,这个金色的佛陀,我希望能够保你平安,让你永生安乐祥和。”

    何星遥笑了,道“谢谢你,言书卿,这是我第一次收到一个男子的礼物,没想到会是你送的,我很喜欢,真的多谢你了。”

    言书卿也笑了笑,看她想要去镜子边坐下。ii

    于是,他就有些着急地喊道“你先不要走,在这里乖乖站着,我想把这个佛陀带在你的脖子上,这样佛陀就会在你的心里,会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帮助你,我也会很安心的。”

    他这话表面上说的是佛陀,实际上确实把自己的一腔心思全部表达了出来,只可惜眼前人并没有听懂,要不然,何星遥也不会一句话都不说。

    就这样,他把那佛陀用红色的细绳串起来,小心翼翼地戴在了何星遥的脖子上,然后帮她把那佛陀塞入了衣领里。

    两个人互相看着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各自的温度,连呼吸都能够相撞。

    何星遥看着言书卿,第一次,她觉得这个人和初远有些相似,这两人的侧脸尤其相像。ii

    言书卿以为她看的呆了,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又咳嗽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佛陀戴好了,我相信它会保你一生平安的。”

    何星遥笑着点了点头。

    就在两个人打算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言书语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

    她看起来心情很好,今天的穿着格外的亮眼。

    一身鹅黄色的裙装,带着点点珠翠,还有那些流苏,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的闪烁。

    头发也梳得正好,简洁又不失庄重,只是那头上只别了一个发簪,看起来有些寒酸。

    何星遥看着她今日难得穿这么好看,倒是有些惊讶了。

    言书卿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个姐姐打扮的这样好,忍不住围着言书语转了好几圈儿,这才轻笑出声了。ii

    言书语见状,重重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书卿,你到底在笑些什么?难道我这样的穿着不好看吗?”

    这话刚一说完,言书卿就直接摇了摇头,连连开口道“不是,姐姐,你穿这身衣服特别合适,这鹅黄色的衣衫衬得你很漂亮,再配上你这简约的头饰,倒像是九天仙女了呢!”

    言书语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夸赞自己,忍不住对着何星遥笑着说道“星遥,真的吗?我这样的打扮真的好看吗?”

    何星遥看她如此不自信的样子,心中有些感叹,但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言书语的容貌本就惊为天人,之前不过是被埋没了而已,如今这样的打扮,才算是最正常的吧!

    就这样,三个人一起在房间里品茶聊天,倒是惬意的很。ii

    只见言书语对着他们两个人互相瞅了一眼,这才有些狐疑地说道“哟,书卿,你在何姑娘这里做什么?”

    言书卿听了这话,就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他一直挠着自己的头发,嘴角的笑意怎样都掩盖不住,看起来心情格外的好。

    何星遥倒是没有他那么多的顾虑,直接就大大咧咧地把那金色的佛陀从衣领儿里拿了出来,让言书语看个仔细。

    “这是言书卿送给我的礼物,你觉得好看吗?”

    这话刚一说完,言书语就笑着点了点头,顺便还对着言书卿笑了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有些意味深长。

    言书卿没想到何星遥竟然会这样直接就说了出来,顿时有些无地自容了。

    ii

    于是,他对着面前两个人有些着急地说道“姐姐,星遥,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们两人就在这里先聊天吧,改天我们再聚!”

    这话刚一说完,他就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脚下生风,三两下就离开了院子。

    言书卿一离开,言书语就拉着何星遥开始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她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心情就格外的沉重。

    只见言书语看着她,有些不安地说道“何星遥,自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何星遥道“你说吧,我会很认真地听,保证不会告诉别人。”

    言书语看她如此认真,这才放下了心来。ii

    “我最近总觉得身体充满了力量,每天都觉得很是充实,而且每次睡觉的时候,总会看到一个格外漂亮的女子,我看着那女子,总觉得很是亲切,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人,你能够帮助我吗?”

    何星遥没想到她会在梦中遇见一个漂亮的女子,不过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呢?

    她有些想不通,但还是猜测道“我觉得那女子有可能是你的母亲,李嬷嬷说过你母亲是梦境中光明之城的守护者,她不是凡人,想来应该不会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出现在你的梦中,也是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言书语觉得她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便不再说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言书语突然间就看着何星遥说道“对了,我弟弟都已经送你礼物了,我看你也喜欢的很,不如你们两个人……”ii

    后面的话就算不说,何星遥也已经隐隐猜出了一些。

    不过,她并不打算说破,只是心中有些怅然若失。

    “书语啊,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看是你误会了我和你弟弟之间的关系,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朋友,就像是你和我一样,所以不要说那么多了,好不好?”

    言书语见状,反而直接笑出了声。

    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何星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依旧没有想通,难道这人真的如此迟钝吗?她有些怀疑。

    于是,她就看着何星遥,突然间就正色道“星遥,我这说的是真的,我弟弟送给你这样一个礼物,虽然表面上她说的是普通朋友之间的互相馈赠,可是我依旧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ii

    顿了顿,她一摊手,就直接无奈地开口道“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这礼物是我弟弟的一片心意,虽然我和她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但我依旧希望他能够得到人生最好的幸福。”

    何星遥根本就没想到言书语会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本来都已经解释清楚了,可是言书语好像没明白自己的意思,还要这样说。

    “言书语,我不明白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和你们都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言书卿送我礼物,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之间的馈赠,所以希望你不要曲解,也不要过多的解读。”

    言书语觉得两个人虽然说的是同一件事情,但是说的点儿却一点都不一样。

    于是,言书语就直接挽着何星遥的胳膊说道“星遥,你真的不知道我弟弟的一番心意吗?他送给你这样一个佛陀,一定是希望能够保佑你,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他对你的心思吗?”

    这话说完以后,何星遥倒是难得脸红了起来,她从来都没有深刻地想过言书卿的意思,只是把这当成普通朋友之间的馈赠,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单纯。

    言书语看着她这样的反应,心中倒是暗自窃喜起来。

    于是,言书语就笑着说道“看样子你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就希望你好好考虑,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才好。”

    何星遥无奈地点了点头,就不再作声了。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