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八十一章:言念中毒

第八十一章:言念中毒

    苏荷和言念一起来到了石桥边,他们看着那清澈的水中,游鱼欢快地玩耍,偶尔吐出一两个泡泡,许多人都在街边等待着烟花的到来,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美好。

    那些夫妻和小青年们也和他们一样,羞涩而又大胆,美好而又让人羡慕。

    言念一时有些心动,看着苏荷时,眼神中的光彩藏都藏不住。

    等待烟花的时刻,永远都是很美好又很心急。

    言念拉着苏荷的手,笑看着她说道“苏荷,我们先去下面看看有没有别的好玩意儿?等把好玩的地方都去一个遍,再继续过来等待烟花的绽放,好不好?”

    苏荷觉得他这个主意不错,只是心中依旧有些忐忑,她确定自己的心意,但是却不确定自己是否想和言念继续下去。ii

    “喂,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愿意同我一起?”

    言念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看起来都有些失望了,但是那眼神里依旧带着希望。

    苏荷实在是看不得他这个样子,只好掩盖着内心,故作轻松地说道“言念,我不是不愿意同你一起,只是刚才在想烟花何时绽放而已,你不用胡思乱想,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言念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语,心中实在是又惊喜又忐忑。

    他和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有些手足无措,甚至都想对着所有人大喊,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

    言念实在是藏不住内心的欢喜,只见他直接一转头,一搂一抱之间,就已经将苏荷迅速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儿,但是那快乐依旧无处安放。ii

    “苏荷,我真的是太开心了,第一次听到你对我说的这些话,真的是太好了,你简直是我心里最好最好的那个人。”

    苏荷听着言念说着这样的话,忍不住在他耳边轻声呢喃了起来,那动作看起来颇为亲密,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言念,你赶快放我下来,我们去前面看看,那边真的好热闹,围绕那么一大群人,也不知道那些人在做什么。”

    这话刚一说完,言念就突然间抱着她冲到了那非常拥挤的人群中,两个人互相笑看着彼此,一眼万年。

    大街上果真异常的热闹,虽然这一天并不是逢年过节,也不是什么喜庆的日子,但就是人山人海,而且那些青年男女非常多,尤其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羞涩和忐忑,倒像是什么相亲节日。ii

    苏荷不知道这余澜城的习俗,更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如此热闹,所以一直都非常好奇地看着言念。

    两个人兴许是因为太过高调,所以引得许多人侧目,那些人的眼神中,带着羡慕和嫉妒,她看着,虽然不理解,但是依旧开心。

    不过,言念抱着她在人群中行走,必然是不怎么方便的。

    苏荷看着他,小声说道“你先放我下来,好不好,言念?”

    言念点了点头,等两个人落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他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人放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年纪尚小的姑娘提着花篮走了过来,那姑娘穿的有些破旧,头发也有些散乱,但是那面容却是难得的清秀。

    ii

    “大哥哥,这花很新鲜的,买一朵送给这位姐姐吧!”

    言念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位姑娘,反而一心都在想着苏荷。

    不过,兴许是那姑娘的声音太过清脆好听,苏荷一直盯着那姑娘看了许久。

    等言念拉着她手摇摆的时候,她这才反应了过来,迅速地将视线移回。

    “大哥哥,好不好嘛?你就买一朵送给姐姐嘛!”

    言念本是不愿意的,毕竟两个人已经在这路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但是那小姑娘的声音实在好听而且苏荷一直盯着人家看了许久,他觉得很不好意思,只好答应了下来。

    果不其然,那小姑娘把鲜花送给他以后,连钱都没要,直接就已经跑的没影儿了。ii

    言念叹了口气,把那鲜花递到了她的手中。

    苏荷看着如此娇美的花朵,倒是比自己从前生活过的地方,还要快乐欢喜。

    她似乎渐渐喜欢上这里了。

    不过,两个人设都没有注意到,那远在暗处的小姑娘,早已经把那破旧的衣衫换了,脸也洗干净了,头发也迅速整理好了。

    那姑娘在不远处的一个客栈里迅速地整理仪容,那丝毫不慌的样子,看起来倒是轻车熟路。

    谁能够想到前一刻,她还只是一个衣衫破烂的卖花小女子,孤立无援,后一刻就已经仆从成群,成为了一位端庄淑贤的官家小姐呢?

    她为了不引人注目,这次特意只带了两三个随从,确定妆容和衣衫没有任何不妥之后,她这才出现在了之前那两个人出现的地方。ii

    言念和苏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那位那卖花的姑娘不是别人,这是他们两个人都认识的女子李秀玉。

    李秀玉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在街上走着的时候弱柳扶风,楚楚可怜,让那些青年男子都顿生怜惜之情。

    不过,对于那些男子的侧目,她是一概都看不上的,毕竟她的未婚夫言念,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她喜欢了那么久的男子,怎么可以轻易放弃呢?

    想到这里之后,李秀玉就突然间装作不经意,来到了那两个人的身边。

    她刚一看到苏荷和言念,就很大声地咳嗽了好几下,似乎生怕他们没有发现似的。

    “言念,苏姑娘,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这声音实在是有些突兀,让苏荷和言念都有些措手不及,彼此对视一眼之后,就直接将视线移到了她的身上。ii

    只见言念非常厌恶地看着她说道“李秀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质问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很痛,难道这人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她有些失落和伤心,看着言念,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眷恋,但是在看着苏荷的时候,眼神中却充满了愤恨。

    “苏姑娘,你这样抢别人的未婚夫有意思吗?我和言念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对,像你这样来历不明的女子,又算得了什么?”

    李秀玉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整个人当场撕碎,满是怨毒,甚至还要贴在言念的胳膊上,毫不避讳路上的行人。

    言念听不得她对人如此说话,内心一时恼怒,直接一甩袖,就把李秀玉甩在了地上,反而把苏荷紧紧地拥在怀中。ii

    “李姑娘,苏荷是我的心爱之人,在我这里,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更不允许任何人说出诋毁她的话语,倘若你今日是要来找茬儿的,那你还是省省吧!”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这桩婚事本着非我所愿,倘若姑娘你如此强迫,在下保证,姑娘你一生都不会幸福的。”

    把这些狠话撂在了这里,言念才非常痛快地揽着苏荷离开了。

    不过,李秀玉的表现却没有想象中的暴怒,反而心情非常平静,那嘴角荡漾着一抹神秘的微笑,眼神中满是怨毒和愤怒。

    她慢慢地数了几个数字,那些数字还未说完,言念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苏荷一时间慌了神,她不知道言念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了解凡人的生老病死和七情六欲,所以对于这样的突发状况,自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的。ii

    不过,李秀玉在看到言念倒下的情况以后,眼神中充满了震惊。

    那朵鲜花原本就是要送给苏荷的,她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而且鲜花上虽然有毒,但是只要拿的时间短,顶多只会晕过去,虽然会毒气入体,但是也并不会有什么大碍,除非像苏荷一样,拿着那鲜花时间过长,毒气吸入肺腑,这才是真正的危险。

    不过,对于这些苏荷并不知道。

    她毕竟不是一个普通人,梦境的守护者,怎么可能会对这些凡俗之物有所反应呢?

    李秀玉看着言念苍白的脸孔,突然间就推开了人群,一下子扑倒在了地上,甚至把苏荷都推的打着趔趄,险些站立不稳。

    苏荷看着她,手无足措地拍着言念的脸孔,“言念,你千万不要吓我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赶快醒过来啊!”ii

    李秀玉觉得她非常的碍事,忍不住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责道“苏姑娘,言念对你一片情深,你怎么就忍心如此伤害他呢?”

    苏荷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不,不是,不……不……不是这样子的,是,是……”

    她说话的时候气息有些不稳,心情烦闷。

    不过,苏荷并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这才把言念也扶了起来,准备离开这里。

    李秀玉见状,突然间就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两个小厮,只见那两个小厮非常利落地把言念从苏荷的手中抢了过来,然后被李秀玉领着回到了言家。

    苏荷没办法,只得跟了上去。ii

    那言老爷和言夫人一生就只这么一个儿子,从小自然是金尊玉贵的对待着。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顾森然等不到苏荷,同另外一位朋友齐满来到了言家。

    说起来倒也是缘分,顾森然对苏荷一片深情,齐满一直和言念交好,偶然间遇见了顾森然,得知彼此之间都同苏荷相识,自然是一见如故,如同老朋友相聚。

    齐满刚一来到言家门口,就看到那李秀玉哭哭啼啼地对着言老爷诉说经过,而罪魁祸首,说的就是苏荷。

    因为这门口围的人越来越多,言老爷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像话,只好把众人遣散,然后带着言念的朋友和李秀玉回去了。

    苏荷作为表面上的罪魁祸首,自然也是被推了进去。ii

    大家守着言念,各自的心中都若有所思,谁都没有说话,等待着大夫的诊断。

    就在这个时候,言老爷突然间就怨毒地看着苏荷,愤怒地开口说道“苏荷姑娘,你为何要如此戕害我儿?”

    “没有,我真的没有,我连他到底是如何这样的都不知道,难道就因为我当时在现场,你们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怀疑我吗?”

    这话刚一说完,齐满就突然间拍了拍双手,看着言老爷,“言伯父,大夫现在还没有下定论,而且言念是如何成这个样子的,也还没有一个结果,你们为何就非要认定苏荷是罪魁祸首呢?”

    这话倒是点醒了在场的众人。

    只不过,李秀玉此时却有些慌了。ii

    她原本假扮成卖花的姑娘,就是为了把那毒花送给苏荷,没想到言念倒是先接了过去,而苏荷一直拿着那朵花,但是始终却没有发生任何的不适,这让她一时间竟有些慌乱了,也不知道这事情会不会败露。

    不过,先等上这一时片刻也算可以,反正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调查到事情的真相的。

    李秀玉的心中终究还是存了侥幸,她总觉得这一切没人发现,总觉得自己聪明绝顶,总觉得属于自己的人和物,永远都不可能让别人得到。

    她太过自得意满,但是身份在那里搁着,一个官家小姐,又怎么可能和普通人一样呢?

    等待的过程中,所有的人都异常的焦急,好在过了不多久,那大夫就已经慢悠悠地开口了。ii

    “言老爷,言夫人,贵公子中毒了,只是这毒在下才疏学浅,一时检验不出来,还望另请高明。”

    这话刚一说完,那大夫就已经摇着头离开了,神情非常的沮丧。

    等众人反应过来以后,言老爷突然间就撕扯着苏荷的衣服,恶狠狠地说道“苏荷,这下子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儿言念与你无冤无仇,你竟下毒害他,这就是你的所为吗?”

    李秀玉一看到局势逆转,就故作伤心地看着她说道“苏姑娘,言大哥一直以来都对你一片情深,他为了你不惜让我委屈,你为什么还要如此下毒害他?倘若你是要成为他的妻子,那我退出,我不会碍你的事的。”

    这话刚一说完,言夫人就突然间心疼地把李秀玉直接拥在了怀中,安慰着说道“秀玉,你这傻孩子,你是一个好姑娘,是我儿子的未婚妻,说什么让不让的?苏荷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如今还让念儿受到了这样大的伤害,难道你就忍心不管他吗?以后万不可再说让出这种话了。”ii

    李秀玉点了点头,计谋得逞,情敌得咎,她心中自然畅快。

    不过,李秀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这世间之人,只要有恶念,有歹心,那自然是不可能完全做到心思澄澈的。

    苏荷看着在场的众人,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是凶手,没有人想调查这背后的真相,难道这就是人间正道吗?

    她很失望,也很沮丧。

    “你,你们,我苏荷无话可说,但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是我做的。”

    这话刚一说完,她就扑在言念的身上,悲伤地看着他,“为什么?言念,为什么你还不醒来?难道你忍心让我背负这样的名声吗?”

    顾森然实在看不下去,就把她拉起来护在了身后,这才开口说道“言老爷,言夫人,这一切的事情,我们谁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的情形只有苏姑娘和李姑娘在场,所以他们二人一定有一人说了假话,我们不妨调查一番,再来定论吧!”ii

    他这话说的公正客观,但是李秀玉却突然间抢白道“这位公子,你又是什么人?如何能插上家里的事情呢?”

    “家里?李姑娘怕是还没嫁过来呢,难道姑娘你就忍心坏了自己的名声吗?”

    顾森然这话说的漂亮,怼得李秀玉哑口无言。

    不过,李秀玉就算再怎么慌张,这件事情她也早已经处理好了,就算是被人发现,也依旧能够找到理由推脱。

    齐满此时倒是异常的镇定,他一直以来的听言念说起过有这样一位奇女子,苏荷,这一次他见到了,心中自然是念念不忘。

    不过,苏荷这样才貌双全的姑娘,无论是他还是别人,恐怕都不可能不喜欢吧?

    这言家二老,怎么就看不到苏荷的好处呢?ii

    齐满在心中吐槽着,不过同时也有些窃喜。

    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苏荷,但是一直以来都听过言念的介绍,所以苏荷这一次如果真的不被言家二老接受,他倒是不介意把苏荷明媒正娶,反正父亲和母亲并没有那么大的管束。

    想到这里之后,齐满就突然间对着言家二老说道“言伯伯,伯母,人家苏姑娘根本就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苏姑娘的手中还带着言念送的鲜花,他们两个人如此有情有义,苏姑娘怎么可能会害他呢?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清楚,要不然会损害人家姑娘家的清誉,因为这样的事情冤枉一个好人,岂不是得不偿失嘛?”

    这话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只不过言老爷一想到苏荷的身份背景不清不楚,就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人,齐满虽然这样说,他依旧接受不了,只是勉强的随着大流罢了。

    言夫人的态度也是如此,只有李秀玉,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伤心,实则心中早已经暗自窃喜了。

    毕竟她知道,这一次言念中毒,苏荷定然是逃不出责难,或许还会因为这个从此抬不起头来,永远都不可能走进言家的大门,但是只要一想到言念至今昏迷不醒,她就觉得那些事情无所谓了。

    李秀玉狠狠地看着苏荷,在心中诅咒了她好多遍。

    只不过,苏荷因为言念的事情一直都很沮丧,所以对于李秀玉的挑衅,根本就懒得理会。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