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七十七章:言家姑娘

第七十七章:言家姑娘

    言夫人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女子,她看着何星遥温雅柔顺,感觉和自己的儿子很是相配。

    言书卿看着母亲和何星遥在一起相处的如此之好,顿时放下了心来。

    只见他非常温柔地对着言夫人说道“娘,这位姑娘便是孩儿新交的朋友,如今孩儿第一次带她回来,看着您和她交谈的如此开心,孩儿便放下心了。”

    言夫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回头看了一眼挽着自己胳膊的何星遥,这才说道“你啊,难得何姑娘与我有缘,这下在家里我也不会觉得闷得慌了。”

    何星遥不解,难道这位言夫人平时根本什么事情都不做吗?

    不过,想归想,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对着面前的两个人笑得温柔又开心。

    就这样,何星遥很快就在言家安顿了下来,顺便也因为言书卿的几个姐姐回家,她正好看到了这几位姑娘。ii

    言书卿的大姐言诺是个温柔娴静的女子,只是有些唯唯诺诺,在家里虽然排行老大,但实际上却还不如几个妹妹有主意,好在她嫁的好,早早的便遇到了有缘之人。

    说来倒还真是有缘,言诺有一次和丫鬟出门散心,没想到却被几个坏人欺负,慌乱之下她大喊救命,却不料被一个男子救了。

    而那男子正是齐嘉华,齐家的长子。

    这个齐嘉华,就是和她从小订了娃娃亲的相公,两个人之间的缘分本就绝妙,这样一来,这一对娃娃亲,自然是成全了一对有情人。

    而言家的二姑娘是言芸儿,她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女子,整日里女扮男装,最喜欢在那书舍和茶楼和一众公子们谈天说地,混迹其中。ii

    虽然这余澜城的确民风淳朴,但是言芸儿却是立志要读遍天下书,走遍天下路的女子,心中颇有想法,只可惜她一个女子,就算是再怎么女扮男装,也不过涨些见识,又不可能去考状元。

    言老爷对这位二姑娘虽然非常看重,但是她的心思确实装都不在成亲嫁人,更不在理家繁衍上,所以这也是言家最令人头疼的姑娘。

    何星遥一见到言书卿的两位姐姐,内心就不知怎的有些激动。

    只见言诺非常温柔地看着她,顺便还挽了她的双手说道“想必姑娘便是弟弟带回来的女子何姑娘吧!”

    何星遥看着言诺如此温柔的样子,忍不住笑着说道“是啊,星遥见过二位姐姐!”

    言芸儿毕竟是个要立志读遍天下书,走遍天下路的女子,心中自然豪气万千,她看何星遥越看越觉得顺眼,忍不住挥手说道“星遥妹妹初来乍到,千万不要生疏,你既是我弟弟的朋友,那自然也是我朋友,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好了。”ii

    这一番话,让何星遥顿时有些泪目,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回过家了,也不知道妹妹和父母在家里有没有想过自己,心中顿时有些难过。

    言诺对着言芸儿使脸色,甚至还喝斥着说道“妹妹,你也太不懂事了,平白的提家做什么?何姑娘,你不要介意,芸儿也只是希望你在这里住的舒服罢了!”

    何星遥点了点头,看着言诺如此温柔又如此的善解人意,心中自然万分欢喜。

    言书卿看着这两位姐姐说了这么多话,实在有些耽误事情。

    于是,他就直接什么话都不说,拉着何星遥就来到了院子里。

    何星遥看着他,实在有些不明所以。

    “喂,言书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ii

    言书卿把她的手都抓的生疼,让她连说话都没有什么好语气。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拉着脸说道“何星遥,我让你来我家是因为有事想找你帮忙,可你也不必和我家人聊的那么热络吧!”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言书卿只要一看到何星遥和自己的家人聊的那么好,原本心中应该很开心的,可是却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她对着别人笑得那么开心,可是对着自己,却从来都是勉强,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兆头。

    言书卿想了很久,刚才的话刚一说出口,他其实就已经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总要寻找补救的办法才是。

    何星遥则是以为他看不惯自己和他的家人聊的那么好,于是就只好生气地说道“言书卿,你是要找我帮忙,可是这与你的家人又有什么关系啊?我不过是想多结交些朋友,难道这有错吗?你至于如此生气吗?”ii

    言书卿没想到她会发这么大的脾气,顿时心道不好。

    于是,他只好放软了语气,轻声说道“好了,星遥,你要是愿意和我道家人结交朋友那也好,明天我带你出去散心,放下这些糟心的事情,好不好?”

    何星遥原本以为他会对自己更加不屑一顾,毕竟刚才的顶撞实在是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真的不能够在这里待下去,她也已经想好自己去寻找客栈,没想到这言书卿丝毫不在意,甚至还要带着自己去外面散心,真不知道这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既然想不通,那便不再浪费心思。

    只见何星遥挥了一下手,说道“好,我答应你。”

    听到这样的回答,言书卿总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亮了,他看着何星遥的眼睛里似乎有星星,亮的和天上的星辰一般。ii

    第一次,他觉得一个女子的眼睛竟会那么的美好,拥有着这人世间最好的美景。

    何星遥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只好脸一红,头也不回地跑到了屋子里。

    此时言诺的丈夫齐嘉华刚刚来到言府,准备带自己的妻子回家,没想到就和何星遥撞了个正着,他还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言书卿一眼,颇有些八卦的感觉。

    言诺看着何星遥慌慌张张地跑到了自己的身边,那脸都红的不成样子,而言书卿则是呆呆地望着房间里的情形,那身子竟然一动都不动。

    于是,她拉着何星遥的双手说道“星遥,你这脸真的好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我好好看看!”

    ii

    这话刚一说完,何星遥就突然间将头埋的更低了。

    只见她挥掉了言诺的双手,笑着说道“难不成是我们家的书卿惹你不开心了吗?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他!”

    何星遥没想到言家大姑娘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却也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气势,心中忍不住,又多了一番感慨。

    而言芸儿则是已经走到了院子里,准备找言书卿算账,废话,人家何星遥是家里的客人,自然是要百般照顾,受不得半点儿委屈的。

    言书卿一看到二姐有些生气地走出了房门,忍不住求饶道“姐姐,你怎么出来了?”

    言芸儿非常有气势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开口说道“言书卿,你要是欺负何姑娘,就别怪我这个做姐姐的心狠不护着你!”ii

    言书卿没想到何星遥刚一来到自己的家里,这家中的地位就陡然发生了变化,真可谓可悲可叹啊!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欺负何姑娘的,毕竟她有娘亲,还有你和大姐罩着,我自然是不敢欺负。”

    “你最好说到做到!”言芸儿毫不客气地蹦出了这样一句话,显得霸气十足。

    何星遥原本就是心有挂碍,她不想耽搁言书卿,而且自己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能够尽力帮忙,毕竟这一家人的心肠都很好。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就好受多了,准备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去打听光明之刃的下落。

    不过,就在她胡思乱想着的时候,一位穿着非常破旧,头发非常凌乱的婢女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过来。ii

    她看着那姑娘穿的实在太差,荆钗布衣,和这府里的华贵之气毫不相称,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两相不同。

    只见那位婢女一看到她,就突然间低着头说道“何姑娘,这是夫人让准备的水果,您和两位小姐先尝尝吧!”

    言诺看着那婢女,心情有些复杂。

    而言芸儿面上的表情也十分古怪,甚至那脸上都没有一点笑容,看起来非常的不同寻常。

    何星遥并没有注意到她们两个人的表情,反而非常开心地看着那婢女说道“好了,你把这水果放下吧,赶快尝尝,别这样这是你准备的,而且我是这里的客人,客随主便!”

    那婢女原本都想要退出去了,却没想到何星遥来了这么一出,只好有些尴尬地勉强笑着坐下了。ii

    而言家那两位姑娘一看到那婢女竟然坐在了主位上,两个人的心情顿时更加复杂了。

    婢女看着何星遥非常面善,就只好笑着说道“何姑娘长的真好看,心肠也好,和言公子倒很是相配呢!”

    这话刚一说完,何星遥嘴巴里原本还来不及咽下的茶水,突然间就喷在了桌子上,她甚至还极速地咳嗽了两声,似乎是被呛到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等那嘴角都已经擦干净了,她这才开口说道“姑娘你误会了,我不是,我和言公子不,不是那样的关系。”

    那婢女看着她如此脸红的样子,就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承认,倒也不言语。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你穿的如此破旧?难道你没有衣服穿吗?”ii

    何星遥一连问出了这么多问题,让那婢女感觉非常的难堪,脸色都突然间变得很是难看。

    而一直坐着的另外两位言家姑娘,那脸上的表情也的确很是难看,甚至就连笑着,那嘴角扯出来的弧度也非常的勉强。

    何星遥不知道这三个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相处的如此尴尬呢?

    那婢女倒是一瞬间湿润了眼眶,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这样好,虽然这不过是言家的一位客人,可是她依旧感动。

    于是,她就什么都不惧怕,轻声说道“不是的,是我自己在干活儿的时候不想穿的那么好,这样还省些布料。”

    何星遥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回答,自然是觉得万分新奇。ii

    她的心中有一种预感,眼前这个穿着破烂的婢女,身份一定不一般,要不然大家怎么会用那样古怪的眼神看着呢?

    就在这房间中的气氛越发尴尬的时候,齐嘉华轻咳了两声,来到言诺身边,对着言诺耳语一番,惹得言诺顿时含笑地看着何星遥。

    何星遥第一次见到齐嘉华,自然是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所以就随口询问道“请问这位公子是什么人?如何能够在言家如此随意呢?”

    言诺一听这话,顿时温柔地笑了笑,这才开口说道“这是我家夫君齐嘉华,在我的娘家,自然能够随意了。”

    齐嘉华也笑看着何星遥道“姑娘又是什么人?书卿弟弟在外面可是眼巴巴地等着姑娘呢!”

    ii

    何星遥原本就不相信他的话,而且早已经和言书卿约好之后一起外出散步,自然是不会等着了。

    于是,她笑着欠了欠身,说道“在下何星遥,是言公子的朋友。”

    齐嘉华惯会开玩笑,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朋友,是什么样的朋友呢?知己之情,还是男女相恋之情?”

    这话刚一说完,言诺就直接拉着他的手说道“相公,人家何姑娘初来乍到,你又何必如此刁难呢?再说了,她和弟弟的事情还没个定数,不能毁了人家姑娘的清誉啊!”

    何星遥没想到言诺会如此为自己着想,心中一时间有些感动,但是她看着那位衣衫褴褛的婢女,又总觉得这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

    这婢女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为什么会让言家的这两位姑娘表情都变色了?ii

    过了不多久,那婢女就非常有眼色的离开了房间,而言诺和齐嘉华两个人,则是一起回到了家里。

    言芸儿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是何星遥一个人在院子里发呆。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觉得实在是百无聊赖,于是就只好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里,只是刚一走到半路,就已经看到了之前遇见的那位婢女。

    只见那婢女被一众家仆刁难,又打又骂的,看起来实在心酸。

    于是,她来到了那几位仆人的面前,严肃地说道“喂,你们几个人怎么欺负人家一个呢?同样是家里的下人,难道你们就不能够将心比心吗?”

    那年纪稍微大的泼辣老妇,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这才慢悠悠地说道“姑娘,您是言家的客人,恐怕这婢女的事情,您应该不便插手吧?”ii

    那老妇说话丝毫不带怕的,惹得何星遥顿时有些不快。

    她正不知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间就回想到了自己跟着苍洛溪学的那些医术和武术,说不定这些还真能够派上用场。

    虽然现实中她也没尝试过,但是在这梦境中,想必应该也是有用的吧!

    刚一想到这里,何星遥就直接转过身子,非常利落的一踢一蹬,双手一甩一拉,就已经把那刁妇制住了。

    “姑娘姑娘,您千万要手下留情啊,并非是我老婆子喜欢虐待别人,实在是因为这是夫人的吩咐啊!”

    “夫人的吩咐,言夫人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吩咐呢?是不是你说了谎话?”

    “老奴实在不敢,若是姑娘不相信,可以去问问夫人,我们夫人真的吩咐过啊!”ii

    何星遥也不想与这老妇有过多的交集,直接就拉着那婢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心情有些抑郁。

    没想到言夫人看起来那么好相处,那么慈眉善目的一个人,竟然还有这样一面,她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那婢女倒是机灵,看到她救了自己,直接就跪在地上说道“多谢姑娘相救,若姑娘,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忙。”

    何星遥看着这婢女,又想了想言家另外两个姑娘,到底会是什么身份呢?

    她疑惑,但是却依旧不露声色。

    “你还是先起来吧,这样子,我实在是不习惯。”

    顿了顿,她才继续说道“对了,我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了,你现在告诉我吧!”ii

    那婢女有些犹豫,眼中渐渐露出惊恐之色,甚至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何星遥见状,只好叹了口气,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至于言夫人,她看起来并不像坏人,以后只要你不再犯错,不触了她的眉头,想必也不会随意就处罚你的,就算是有,我也会全力帮助你。”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眼前这位女子,心情就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实在是有些不好受。

    又过了好一会儿,那婢女才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星遥姑娘心善,我叫言书语,是言家的长女,言诺和言芸儿同父异母的姐姐,只可惜夫人容不下我。”

    “言书语,这名字倒是不错,不过夫人如何就容不下你呢?你们同为言老爷的女儿,而且长女若是你,按理说待遇应该不会这样差啊!”

    何星遥实在是有些气不过,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她正想要继续询问,只可惜那言书语却不知怎的,突然一句话都不说了,看着她的表情,似乎格外的难堪。

    于是,在这百无聊赖之中,她正准备好好想一想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只好让言书语走了。

    何星遥总觉得言家有古怪,表面上看起来一家人和和乐乐的,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言书卿对自己是有所求的,这不可否认,但言书语同为言家姑娘,怎么待遇就如此不同呢?

    这言家的事情倒真是扑朔迷离,不可为外人道呀!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