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七十二章:司徒雷登的往事

第七十二章:司徒雷登的往事

    司徒雷登始终不愿意相信有一天他也会被人如此忽略,但这就是事实,残忍而又现实。

    苍洛溪的世界里,从始至终都不止有他一个人。

    曾经,他是江湖第一高手林宗月和医仙莫天凌的得意弟子,因为两大高人的栽培,他在江湖上几乎是叱诧风云的存在,可是,这一切终究还是被早早打破了。

    苍洛溪是什么人?那是一个十六岁的不平凡的少年,因为家人的相继离世,独自闯荡江湖,独自为了生活打拼。

    原本他们两个人是不该有任何的交集的,可是这一切的平静,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呢?

    司徒雷登努力回想着当年的情景,不过是过去了两年,怎么,他就像是度过了好多年一样呢?ii

    时间真是令人琢磨不透,明明只是两年的时间,两个人不过是决裂了半年,怎么这一切就像是隔了很久很久呢?

    他有些悲伤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曾经的他还有资格把苍洛溪狠狠地教训一顿,可是如今,他却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资格,就连苍洛溪收了一个徒弟这样的事情,他意然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越想就越觉得难过,可他又不后悔。

    在二十多年前,他是当时江湖上不世出的神童和天才,而且聪敏好学,讨得莫天凌和林宗月都把他当成宝贝疙瘩一样疼惜,甚至那两个人都不惜将自己的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他。

    可是,他又做了什么呢?

    他记得自己,用了十年的时间将学到的医术和武术融会贯通,然后又用十年的时间游历江湖。ii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遇见了当时堪称神童和天才的苍洛溪。

    苍洛溪明明只是一个少年,为了讨生活,也为了追求自己心中的理想,去了京城最著名的金药堂。

    说起这个金药堂,那可是举世闻名的地方,无论是哪里的人,只要一听说什么大夫是出自这里的,那便是对患者生命的保证,是让患者对人生充满希望的保证。

    那时的苍洛溪,就去了金药堂准备求学,将来也好成为大夫弥补心中的缺憾。

    司徒雷登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了他,但同时也遇见了当时最著名的才女花凌兰。

    她是京都的才女,是京城花家的骄傲,更是金药堂的瑰宝。

    要说她为什么是瑰宝呢?ii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她从小就生长在皇城底下,自然见多识广,又因从小便生于医药世家,自然耳濡目染,对医药方面是极为感兴趣的。

    自从牙牙学语开始,她便对医药方面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而且花家也一直有意想培养出能够救死扶伤,拥有纯善医德的女大夫,而苏宁意,便是花家当时最为得意,又最为重视的后辈,自然所有的资源都紧着她了。

    司徒雷登回想着当时见到花凌兰的情景,他本是为了收徒而来,可是却意外遇见了这样一个纯善又医术高超的姑娘,心中自然是万分欢喜的。

    从来他只听说过,京城花家有一才女,名动京都,拥有这人世间难得的高贵和大爱,对于患者,更是如同春风化雨般的温暖,是那些人心中的小太阳。ii

    不过,等他终于见到了那位女子,他才发现在这人世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一个好皮囊的。

    花凌兰长的不算好看,容貌甚至连清秀都谈不上,只能说是尚可。

    好在她速来不喜欢发脾气,面对所有人都是那样温柔。

    在大家的印象中,她只是一位才女,是一位心有大爱的女大夫,但是却绝对不是一位美女。

    明明除了才情,别的什么都没有。

    可是,司徒雷登就是对这样一位姑娘上了心思,他觉得花凌兰非常的特别,特别的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够发现她淡雅高贵,不争不抢的气质。

    当时他不过是远远看了一眼,甚至两个人都没有说过话,可是心里就是记挂了花凌兰,总是经常胡思乱想,甚至期待着两个人一起悬壶济世……ii

    曾经,他也不是一个坏人,他也曾有一颗纯善的内心,也曾有着向往大爱的期待……

    可是,苍洛溪简直是太优秀,太令人瞩目了,他甚至不经意间做一件小事,都能够让别人侧目,而花凌兰自然也不意外。

    她从小就在金药堂学习,十年的时间就已经学有所成,看到苍洛溪,她就觉得这个少年的表现意外的亮眼,意外的让人欢喜。

    司徒雷登在远处看着她,她在看着苍洛溪,那眼睛里如同星光般璀璨,让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样一个举世瞩目的姑娘,怎么可以会一位少年侧目?她应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男子,至少要像自己这样的高手吧?

    司徒雷登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想象之中,他甚至以为花凌兰在面对苍洛溪的时候,一定是高傲而又不屑的态度。ii

    可是,他终究还是猜错了。

    花凌兰就是花凌兰,永远都和别人不同,做出的行为也永远让人费解。

    苍洛溪当时虽然表现出了极大的天赋,可是却终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在外人眼中,他终究还很稚嫩,根本就不可能成为金药堂的学生,更不可能成为里面的内门弟子。

    可是,花凌兰就是非常的看好他,很快就将苍洛溪招到了自己的门下,因为两个人年纪相仿,所以苍洛溪并没有拜她为师,而是以姐弟相称。

    在外人的眼中,他们两个人算是姐弟,可是实际上,却是师徒。

    司徒雷登当时简直是嫉妒的眼红,他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公然搅局,让苍洛溪成为了自己的徒弟。ii

    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那时候的他,心中满满的都是愤怒,他爱慕的女子,似乎喜欢别人,根本就不愿意看到自己,曾经的自己也是一个天才般的少年,为什么花凌兰,就是不愿意看他一眼呢?

    他想不通,于是便处处挑衅。

    那是一个天朗气清的下午,花凌兰在金药堂指导苍洛溪学习医术,她对这个少年充满了好感,相貌非凡,天赋异禀,虚心刻苦,甚至是聪敏好学……

    这一切的优点都让她顿生欢喜,不得不对他越发看重了。

    苍洛溪很开心自己能够有这样一位女师父,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也越发的默契了。

    可是,好景不长。ii

    司徒雷登搅局了。

    那一天,司徒雷登怒气冲冲地来到了金药堂,直接就当着那两个人的面说道“苍洛溪,这位女师父根本就不适合你,要是想名扬江湖,要是想更上一层,你应该拜我为师才对。”

    当时的苍洛溪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有些记不清了,那唯独想起了那一句话,当时的苍洛溪,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他,非常刻薄地说道“金药堂名声在外,我凭什么要拜你为师?花凌兰姐姐从小就在这里耳濡目染,她教出来的人一定不会差,而且我相信,她也不会希望我拜你为师。”

    那些内心深处的记忆,总是最痛苦而又最难忘的,花凌兰当着他的面,非常恭敬地行了一礼,这才用那一贯温柔的语气说道“司徒先生,洛溪自有人教,你又为何如此不饶人呢?退一步海阔天空,我相信,您一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徒弟,会找到和自己一样志趣相投的人。”ii

    这话刚一说完,那就突然间笑了,那笑容有些神秘。

    只见他直接就大跨步来到了花凌兰的身边,笑着说道“凌兰姑娘果真温柔贤淑,不过在下现在已经找到了志趣相投的人,那便是姑娘你。”

    花凌兰根本就不可能对他动心,更何况身边有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大的男人呢?这人还是行走江湖,基本上都是危险重重的,她更是不可能喜欢。

    只不过,她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的话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苍洛溪见状,直接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非常愤怒而又不服气地看着他,说道“你要我拜师也可以,但是从今往后,你不要为难凌兰姐姐,要不然,到时候哪怕你是我的师父,我要会找你拼命的。”ii

    苍洛溪这话说的非常铿锵有力,简直是男子对女子表白的典范。

    可是,他面对的情况,却根本不是男女相会的场景,三个人之间更是剑拔弩张,哪里会有什么旖旎的心思呢?

    花凌兰大苍洛溪两岁,而司徒雷登的年纪,却足以和她父亲的年纪相比,她面对这人除了尊敬便是尊敬,根本就不可能生出任何复杂的心思。

    可是,司徒雷登却不知道她的想法,只以为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碍眼的少年,只要让这少年成为自己阵营中的人,他迟早会赢得这才女的芳心。

    他终究还是忽略了,一切不过是单相思,虽然他名动江湖,但是她却身在京城,两个人原本从来都不会相遇,更不可能相识。

    ii

    只不过,有时候人生的缘分就是这样的奇怪。

    司徒雷登就是喜欢上了这样一个姑娘,哪怕她不正眼看自己,哪怕她的心中装的从来都不是自己,他也依旧对自己充满信心,甚至依旧在整日里做着白日梦。

    当时,他答应了苍洛溪,可是心里始终不甘,始终喜欢着花凌兰。

    那是他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位姑娘,简直是如同白月光一般的存在。

    苍洛溪的威胁他视若无睹,甚至变本加厉地去找花凌兰,只为了让这人正眼看一看自己。

    有一次,花凌兰在救治一位病人的时候,他看着那病人,心中越发的烦闷,直接就将花凌兰带到了外面一处非常空旷的地方。ii

    可是,花凌兰当时非常不满地看着他,几乎是愤怒地说道“司徒先生,你要是没事就赶紧带我回去,那些病人可等待不起,难道你要让我成为千古罪人吗?”

    他没想到这姑娘的脾气竟然如此之大,更没想到她会如此说,内心有些惊骇,他还是好脾气地开口道“凌兰姑娘,你如何就成为了千古罪人?以你的医术,那些病人就算是等上三天,也绝不可能殒命,在下不过是想让姑娘陪伴那么一时半刻,你又为何非要如此推诿呢?”

    花凌兰从小接受的便是圣贤书的教育,从小耳濡目染的,便是医德,仁心仁术,对于他说的这些话,自然是不可能认同的。

    于是,她第一次非常不耐烦地说道“先生当初说与在下志趣相投,如今看来倒真是南辕北辙,极为讽刺!”ii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医者,仁心仁术,但先生却宁愿让病人受苦,也不愿放在下回去,这不是讽刺吗?”

    司徒雷登听了这话,直接就想抬手打人,可是他看着花凌兰那眼中的倔强和坦荡,他下不去手。

    这样的姑娘,简直就像是他的克星,绝顶特别,但又绝顶有趣。

    这些话的确是醍醐灌顶,他想到了自己的两位师父,一位是江湖高手,一位是医仙,这两个人,一位奉行的是江湖大义,知恩图报,疾恶如仇,一位奉行的是仁心仁术,以治病救人为己任。

    回想到了这些,他顿时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这样简单的道理,这样简单的为人处事之由,他怎么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明白呢?ii

    没想到,这人世间最为豁达,最能够看透他的人,竟然是花凌兰,难怪自己一直以为她是那么的特别,那么的有趣……

    原本他都已经快要想明白了,可是花凌兰却突然间看着他说道“司徒先生,既然你如今已经收了洛溪当自己的徒弟,那你一定要照顾好他,告诉他不用担心,有空我就会去看他的。”

    也就是这样的话语,顿时让她瞬间明白了过来。

    花凌兰对苍洛溪始终非常惦念,哪怕此刻这人在自己的身边,心思也早已经飘向了别处,或许是飘向了苍洛溪所在的地方吧!

    此刻的他非常嫉妒。

    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呢?

    他嫉妒自己的徒弟,师父嫉妒徒弟,这怎么可以呢?这说出去,谁又会相信呢?ii

    于是,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非常强硬地把花凌兰拉入了自己的怀中,几乎是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花凌兰,你真的是好狠的心啊!难道你就始终看不到我对你的心思吗?”

    花凌兰疑惑了,她对自己面前的人从来都是毕恭毕敬的,也从来不可能做出让他误会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司徒雷登以为她是在和自己打马虎眼儿,直接就在她耳边呢喃,声音低沉地道“你真的不知道?”

    她抬头看着他“知道什么?”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只这八个字,他捅破了窗户纸,把自己的心思直接说了出来。

    花凌兰的表现实在是让他大失所望,女子面对男子的追求,不是应该欢欣雀跃的吗?她怎么会一点都不开心呢?ii

    司徒雷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她一听到这八个字,内心就顿时慌乱了起来,甚至不知所措地挣脱了他的怀抱,只为了让自己远离这个地方。

    他苦笑地看着她,有些难过,心中某个地方很是疼痛,可是他不后悔,他喜欢她,就是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心思。

    花凌兰的表现简直是糟糕透顶,她也不过是一位少女,自然是想过面对心仪男子的追求时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可是,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眼前的人,否则,她怎么会如此纠结而又如此烦恼呢?

    她想赶快逃离这里,想赶快回去救治患病的病人,内心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可是司徒雷登依旧丝毫不为所动。

    这个人真的很狠心,她绝望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司徒雷登突然间就看着她,苦笑着说道“花凌兰,我从来都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倘若你想让苍洛溪好好生活,那就答应我的追求吧!”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你想清楚再说,要不然,一切就都不能够算数。”

    他这话几乎是半威胁,花凌兰根本就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招数,只能愤恨地说道“那你就让我考虑一段时间,这事以后再说,现在就先把我送回去吧!”

    这话音刚落,司徒雷登就直接施展轻功,带着她回到了金药堂。

    之后的事情是什么样子的呢?

    司徒雷登回想了那么久,花凌兰是他第一次喜欢的女子,他那么喜欢的姑娘,却始终不喜欢他。

    后来的后来,他终究还是没有得到花凌兰的心,终究还是一个人。

    苍洛溪知道了他的事情,同时也知道他暗地里做过的那些错事,两个人终究还是分道扬镳了。

    江湖路远,独自闯荡,心有挂碍,千丝万缕,终究不如潇潇洒洒,豁达乐观。

    这人世间的缘分真是残忍至极,明明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却偏偏会有如此纠缠,当真是奇妙无比!

    灯笔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