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七十章:何星遥的问题

第七十章:何星遥的问题

    何星遥自从听了苍洛溪哥哥苍穹天的故事之后,心中就对师父的这位兄长非常的好奇,奈何她终究无缘相见。

    她最近总觉得那位苍穹天非常的奇怪,根据师父的描述,苍穹天的行为举止都和这里的人不同,那本《电与创造》里面,到底讲了什么内容呢?

    最近她越发的好奇了,可是却根本没有办法,毕竟师父都不知道的事情,连师父都看不懂的书籍,她觉得这定然是一本奇书。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在跟着苍洛溪学习武艺的当口,有些突兀地开口说道“师父,你之前和我说了你的哥哥苍穹天的事情,他真的有一个很奇怪的芯片,在你这里保存吗?”

    苍洛溪笑着点了点头。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能够像从前一样无法回避内心的伤害,毕竟父母和兄长都已经离去了那么久,他不应该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中无法走出来,这样不仅是对自己,就连身边的人也是一种伤害和愧疚,他不要那样做。ii

    于是,他笑着开口道“星遥,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知道那本书上的内容吗?这我可是帮不了你的。”

    何星遥听了之后,先是非常认同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又有些突然地摇了摇头。

    苍洛溪根本就不懂她到底是什么意思,点头又摇头的,实在是让人有些思绪混乱。

    于是,就在这样不确定的情况下,他试探着询问道“星遥,你刚才是什么意思?点头又摇头的,是不是除了想知道那本书上的内容,还想知道关于我哥哥更多的事情?”

    这话刚一说完,她就直接忙不跌地握紧了仓洛溪的双手,非常激动地说道“是啊是啊,师父,那你能够多给我讲一些他的事情吗?还有还有,新文明时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你的哥哥,送给你的芯片是管什么用的?你都了解吗?”ii

    她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折算成秋天的枯枝败叶,恐怕是一整片林子的树叶聚集起来,都没有她的问题多。

    苍洛溪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心情有些沉重。

    何星遥今日穿的是从家里带出来的浅绿色衣衫,头发也难得的梳得非常利落,额前的几缕碎发迎风起舞,衣袖随风摇摆,竟有种置身云雾,飞在天空上的感觉。

    苍洛溪看着她静静矗立在风中的样子,一时间看的有些呆了,莫名觉得她有一种九天神女的感觉,貌似天仙下凡,不食人间烟火,国色天香,容貌看着,竟也比平时顺眼了许多。

    他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的徒弟容貌清秀,算不上绝色出尘的仙子,可是没想到这一身浅绿色的衣衫,竟让她的气质变得如此的超凡脱俗,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ii

    于是,他竖起了大拇指,难得温柔地开口说道“星遥,你今日的打扮真好看,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何星遥听了之后,有些拘谨地点了点头,不习惯地松开了他的双手,随即又后退了好几步。

    她如此打扮自己不过是为了简单干练,这浅绿色的衣衫穿着虽然有些不耐,但是好在足够轻盈,在练习武艺的时候,胳膊和腿脚的伸展也方便些。

    苍洛溪自然不知道她的心思,只以为她是非常用心地在打扮自己,实则不过是为了方便而已。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过身去,把那本《电与创造》递给了苍洛溪。

    苍洛溪自然知道她这样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不打算说破,只想逗弄一下她。ii

    说起来,这苍洛溪明明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但是行为举止却比那些花甲之年的老头子还要老成持重,实在是令人费解。

    这一次,他难得的想要逗弄自己的徒弟,于是就故意把声音压得异常的低沉,神秘地看着何星遥说道“星遥,现在你就去书房背《名草录》前三章,然后把心得和自己的理解说出来,明天我会让你默写,等到下午的时候,我会让你去外面寻找这些草,光看书死记硬背,那是万万不行的,毕竟每个医师都要实践,不可能永远都没有病人,只知道看书。”

    何星遥听了这话以后,心中就有些暗自叫苦,那《名草录》那么厚的一本书,光是前三章的内容,就已经足够多了,如果真的要背出来,还要去寻找那些草药,这自然是要下苦功夫的,但又不可能完全死记硬背,还要加上自己的理解,从而融会贯通,她觉得师父这次为自己布置的任务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甚至有种难于上青天的感觉。ii

    可是,她毕竟不过是一个小徒弟,早晚都是要迈出这一步的,师父只是让自己事先习惯,这一切也都是为了自己好。

    想到这里之后,她就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语了。

    但是师父现在如此刁难,她还是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着苍洛溪,讨价还价地道“师父,如果这些我都做完了,你是不是就能够回答我的那些问题了呢?”

    苍洛溪没想到自己如今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她竟然还是如此执着,非要知道兄长的事情,而且看她那个样子,蒙混过关,那是万万不能的。

    他突然有些头疼,怎么就收了这么一个精明的徒弟呢?

    何星遥看他扶额,忍不住在心里偷笑起来,在心中默言叫你那样刁难我,这次我也要刁难你,那些事情还有《电与创造》这本书,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完全弄明白的。ii

    苍洛溪不知道她的想法,只以为他是和平时一样好奇心作祟,所以根本就没想那么多。

    又过了许久,差不多都足够两个人从书房跑一个来回了,他才开口说道“只要你能够充分的了解透彻《名草录》前三章的内容,并顺利通过我的考试,那你的问题我通通都回答你,绝对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何星遥没想到他会回答的如此干脆,心中略微有些不满,但还是顺利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的心中一直都在挂念着傀儡之城的那些朋友,云离岸,云连,梅沙还有初远和燕云湛,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她有些担心和不安,可是如今一年的时间还没到,在没有学有所成之前,她是不可能离开这幽兰谷的。

    苍洛溪则是看着她去往书房的方向,心中暗自欣慰,但同时也有了另外一层担心。ii

    何星遥是一个难得的聪慧之人,不同于一般的闺阁女子,她的心中存着大义和善良,格局甚至比一般的男子还要大,如果自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她会不会恼怒到发疯呢?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真相?苍洛溪知道,自己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少年,一个早早就拥有两大成就的江湖少年,但是心中那一层伤疤,那一段尘封的往事,永远是他磨不灭的疼痛,何星遥的到来,不过是让他有了一丝欣慰和欢喜,并没有其他的作用。

    有时候他也想过,自己执意跟着周季公子找她当徒弟实在是有些太过冒昧,可是他等不了。

    曾经他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关于无霜族人的描述,这个族群的人从来都非常神秘,在东宣大陆生活了上万年,繁衍生息,子嗣繁荣。ii

    可是,在这表面繁荣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王朝,要不然现在的今上,又如何能够破除陈规旧制,建立新的王朝呢?

    他看过那些记载,无霜族人中拥有王族血脉的周家女子,是最为特别的,她们自身有着源源不断的能量,而其中雷电能量,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但是,她们必须要通过千难万险,经历过这人世间诸多苦难,才能够真正全部激发自己身体上的能量,而要想激发这种能量,最为关键的一点,那便是要她们要拥有纯洁无暇的内心,拥有这人世间的大爱和大善,真正做到对待众生平等和对生命的珍惜。

    他其实不过是为了碰运气,偶然间在行走江湖的时候,听过一些江湖中人的议论,这才了解到了无霜族人,同时也知道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从而知道了周季和何星遥,都是拥有着王族血脉的无霜族人。ii

    所以他才会刻意接近这两个人,刻意十分高调地去傀儡之城,只是想要何星遥做到真正的大善和大爱,想要她拯救自己如此失败的人生……

    不过,何星遥不愧是他的徒弟,虽然平时看着并没有多么的靠谱,不过是小聪明居多。

    但是好在她足够实诚,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下来,他足够了解何星遥的心思,只是没想到哥哥的事情一说出来,她竟然会如此的感兴趣,这让他实在是没想到。

    于是,苍洛溪就矛盾地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药房中。

    云连公子中的条斯毒实在是有些棘手,这种毒虽然是慢性,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大碍,可是时间一长,就会让患者的免疫力下降,同时身体也会变得极度虚弱,直到最后病入膏肓,药石无医。ii

    好在他曾经了解过这样的毒药,在接待人生中第一个病人的时候,那个人中的就是这种条斯毒。

    他回想着当时的情景,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如何处理的呢?

    他努力地回想着,当年的师父是一个非常柔弱的女子,但是却出自京城最出名的医药学府金药堂,是金药堂的亲传学子花凌兰。

    就是这样一个斯文柔弱的姑娘,在当时却能够镇静地安慰他,又非常冷静地指导他,同时开导着已经陷入绝望的那个患者……

    每一次听着何星遥叫自己师父,他就会想起自己曾经的师父花凌兰,那也是一个不输于何星遥的女子,拥有救苦救难的菩萨心肠,拥有这人世间最真最美的善良心思,同时也是不可多得的医术高超之人。ii

    可是,后来怎么样了呢?

    他记得那位患者,中毒太深,明明早已经药石无医,可是师父却依旧对那位患者说出非常温馨的话语,一直都在安慰着人家,同时又冷静地指导自己为患者配药。

    想到这些以后,他心中原本的麻烦,突然间就不麻烦了。

    他知道,这是他第二次遇见这种毒,也是遇到的第二个这种病人,心中原本应该有经验,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师父不在的缘故,他总觉得自己没有第一次那么顺手。

    想到这里之后,他叹了一口气,亲自把门关上,准备去书房看一看何星遥对于《名草录》的了解到了什么地步?

    刚一走进去,那书房就寒气逼人,他都有些愣住了。ii

    虽然这书房是一个石头屋子,但是平时进去根本就不会觉得冷,再加上这幽兰谷向来四季不明,成日里都是不冷不热的,怎么今日就如此不同呢?

    他实在是想不通,只好哆嗦着身体向书架旁走去。

    刚一走过去,他就看到了一个令他终生都无法忘记的画面,那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何星遥身体哆嗦地在地上躺着,嘴唇发紫,嘴角沾着血迹,脸色通红,双手不知是何缘故,肿的就像是猪蹄儿一样,而且头发非常的散乱,心口处的衣衫上留着一个巨大的掌印,书架旁边的墙壁上,刻这三个字,花凌兰。

    这怎么可能呢?

    他实在是不愿意相信。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苍洛溪还是亲自抱着她回到了房间,把她身体的外伤处理了一下,这才准备把脉。ii

    何星遥哆嗦地说道“师父,有一个非常可怕的男子擅闯了你的书房,一看到你不在,就直接一掌把我劈在了地上,还在那墙上留下了三个字,你看到了吧?”

    苍洛溪此时格外地心疼她,双手都不忍心触碰她身上的伤口,那一掌,那人似乎用了十成十的力道,要不然身体各处的淤青又是怎么来的呢?

    他看着她温柔地说道“对不起,师父不应该独自把你留在书房,等你的身体好些了,我就把你的那些问题全部都回答了,好不好?”

    何星遥点了点头,此时她的身体极度的不舒服,额头滚烫,身体僵硬,之前遇见的那个功夫很不错的男子,一掌就让她躲不过去,受了如此大的伤害,实在是可怕至极!

    苍洛溪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心中越发的不是滋味儿了。ii

    按照何星遥说的,那凶手是一个功夫很高的男子,可是为什么要在墙上留下师父的名字呢?

    他实在是想不通,而且师父和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深仇大恨,所以不可能派人来收拾自己,可现在这样的状况,又该如何解释呢?

    越想就越觉得千头万绪,越想就越觉得一片混乱,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弃了自己心中那些大胆的猜想,专心地治疗何星遥的身体。

    等到半个月以后,何星遥的身体就已经恢复了大半,她又一次对着他嘿嘿一笑,心情很好地开口说道“师父,你答应过我的事情,还算不算数?”

    他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虽然这些原本并没有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可是如今话都已经说出来了,自然是不可能随意食言的。

    于是,他有些勉强地点了点头,也笑着说道“自然是算数的,一会儿等你回了药房,我就把关于我哥哥的事情都告诉你,你的那些问题,我也会全部都回答出来的,毕竟早就已经答应过你了。”

    何星遥这才满意地看着他,那眼睛里,似乎带着星光,那样的明亮,那样的不可忽视……

    他一直以来都知道何星遥的眼睛生的极美,如今看着,倒是比自己当初遇见她的时候还要惊艳,如同星光般璀璨,如同月亮般耀眼,但又如同大海般深邃而不可捉摸……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