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六十三章:医圣苍洛溪

第六十三章:医圣苍洛溪

    初远原本不过是想尝尝梅沙姑娘做面条的味道而已,但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她会不愿意为自己做。

    他非常羡慕地看着对面的云连夫妇,心中一时有了些憧憬,莫名的,脸上有些可疑的红晕。

    又过了好一会儿,何星遥突然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云大哥都已经尝过面条了,也就已经证实白面条做的面条非常的古怪,所以我们不用揪着不放,而且可以从别的方向着手。”

    燕云湛看她说的如此认真,忍不住开口道“既然你这样说,那不如你来为我们大家做一些面条,我们都尝尝看和平常吃的一样不一样,这不是更容易吗?”

    既然这话都已经说出来了,那便再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初远更是期待地看着何星遥,大家都非常希望尝到何星遥做的面条。ii

    她看众人如此期待,果然不负众望,直接就挽起了袖子走进厨房去做面条。

    说起做面条,何星遥从小就跟着母亲做过一些简单的菜肴,所以对于面条自然也不在话下。

    果不其然,就在大家说话的当口,那些面条就已经被陆陆续续地端了上来,还有那些浇面条的丰盛菜肴也已经被放在了桌子上,让大家看的都流口水了。

    初远有些佩服地看着何星遥,他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深闺中的女子,原本不过是想趁机和她多说一会儿话,可是却根本没想过别人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不过,他但心中有些气馁,但是面上依旧满满的期待。

    何星遥看他直勾勾地盯着面条咽口水,忍不住递了一双筷子,“初远,你要是想吃就先吃吧!”ii

    顿了顿,她才摊开双手,耸耸肩说道“大家都赶快尝尝,我做的时候没尝味道,所以你们就先替我试试味道吧!”

    这话刚一说完,所有的人都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刚尝了一口,大家要都把筷子放了下来,全部都竖起了大拇指。

    初远笑着说道“星遥,你这面条做的简直太棒了,真的超级好吃啊!”

    云连也点头说道“是啊是啊,这味道简直是绝无仅有,和白面条做的也不遑多让,只是味道不同罢了。”

    只这么一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这么好吃的面条,一时间也都没了心思动筷。

    何星遥看着面条散发出的热乎气儿,勉强地笑着说“不管怎么样吃饭还是要的,所以我们就先把面条吃了,再谈论这件事情,好不好?”ii

    大家听了这话,也觉得她说的是对的,而且面条这种东西,如果冷掉陀住了就不好吃了,而且这美食真的是色香味俱全,无论如何都是挡不住大家要吃的心思的。

    不过片刻的时间,那些面条就已经被一扫而空,但是问题也随之出现了。

    只见何星遥非常严肃地看着众人,开口道“我这面条不过是自己随便做的,就算是味道好,你们觉得有奇怪的地方吗?”

    初远和燕云湛摇了摇头,云离岸和梅沙也都摇了摇头,只剩下了云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突然间开口道“想起来了,白面条做的面条里一定是兑了东西,要不然那味道怎么会如此不同呢?”ii

    何星遥道“怎么个不同法?”

    云连道“说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白面条从前为我做的那些面条虽然味道极好,但是却和别人做的都不一样,没有面条的劲道,也没有新鲜菜肴的美味,反而有种酸酸的味道,就像是用了坏面或者是放了很浓的醋一样,总之味道就是那么的一言难尽,但又那么的令人回味,一吃起来就没完。”

    “坏面和很浓的醋,有些不地道的厨师会用这些做饭,但是也不会让人痴迷啊!”云离岸道。

    她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这些事情着实让人头疼。

    不过,何星遥倒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她努力地回想着有什么东西会有酸酸的感觉,就像是坏面或者是很浓的醋,可是,很遗憾,她什么头绪都没有。ii

    就在所有的人都想不出个所以然的时候,周季突然间就出现在了宫殿里,身边还带着一位童颜白发的男子。

    何星遥非常仔细的向他们的方向看去,只见那男子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十几岁的样子,眉眼之间非常的坚定,但是头发却偏偏是白的,看起来有些怪异。

    周季对着云离岸行礼道“主上,这位便是你之前要我寻找的医圣苍洛溪。”

    云离岸疑惑地指了指那男子,满眼的不可置信,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一直要寻找的医圣,竟然会是如此年轻?

    “你真的是医圣苍洛溪吗?”云离岸询问道。

    那男子不为所动,只是将眼神看向了何星遥的方向。

    又过了好一会儿,周季才在男子的耳边说道“喂,洛溪先生,你赶快答应一声啊!”ii

    何星遥实在看不惯这人如此大的架子,直接就走上前去,对着男子非常恭敬地鞠了一躬,这才开口说道“没想到公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医圣苍洛溪,实在是人不可貌相。”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什么字面上的意思?难道医圣就不能长成我这个样子吗?”苍洛溪非常难以接受。

    何星遥不想理会他,但是此时却不是翻脸的好时机。

    只见她笑着开口道“既然公子是医圣,那不妨替我们云大哥看看身体是否有什么不妥?”

    苍洛溪原本就因为周季强行把自己带来心情郁闷,如今正好能够大展身手,表情一时也变得十分轻松。ii

    只见云连非常配合地坐到了他的身边,顺便还把自己一直以来的感觉说了出来。

    不过,苍洛溪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医圣,看了看舌苔,又把了把脉,把身体的几个重要的穴位都按了按,就已经了解了云连身体的状况。

    只见他非常神秘的一笑,开口道“这位公子身体看起来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却似乎中了一种非常致命的毒,而且这种毒是慢性的,一点点渗入到身体的各处器官,随着年龄的增长,抵抗力会增强,但是只要消耗过大,那种毒素就会遍布全身,直到最后身体没有任何的抵抗,彻底衰弱。”

    云连彻底急了,“这不可能,我从小就没接触过什么毒物,怎么可能会中毒呢?”

    苍洛溪摇了摇头,继续看着他说道“世间有毒千百万,有医千百万,这毒虽说厉害,但是公子却不必着急。”ii

    云连疑惑道“这是为何?那不成这都还能自行解了?”

    苍洛溪摇了摇头,叹道“毒素潜伏,身体变弱,公子便会气血不畅。须知天人合一,阴阳调和乃为正道,只要增强体质,便会暂时抑制。”

    “天人合一,阴阳调和。”

    “是啊,这毒乃为慢性,彻底发作还需过去很久,没有解药,但是对身体的伤害也不算大,只要抑制得当,身体不生别的毛病,病也没什么大碍了。”

    何星遥看着苍洛溪说的头头是道的样子,忍不住询问道“既然诊断了这么久,你可知这到底是什么毒?虽是慢性,但也不可大意。”

    苍洛溪点了点头,直接就偏着询问道“姑娘是不相信在下的医术吗?还是说堂堂的医圣,在姑娘的眼中和普通的大夫也并无两样?”ii

    何星遥极力否认,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摇了摇头。

    云离岸看着她如此尴尬的样子,直接就开口道“星遥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担心,毕竟哥哥的身体如今很是虚弱,我们大家都很担忧。”

    听了这话,苍洛溪的表情才有了一些变化,笑着说道“我知道,公子身上的毒乃是千年难遇的条斯毒,此毒为慢性,颗粒可遇水而化,遇面而失,为酸稍辣,煮沸而又怪,似醋酸,似坏面,极难察觉。”

    这话刚一说完,云连突然间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久久不能回神。

    梅沙看他有些不对劲儿,直接就询问道“相公,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云连摇了摇头,一拍脑门儿,直接就笑了,“医圣不愧是医圣,直接就察觉到了此毒的特性。”ii

    “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何星遥询问着他。

    “像坏面和醋,医圣刚才说的条斯毒,和白面条做的面条味道一样,我想白面条当初应该是把毒下到了我的面条里,所以我才会做这种慢性的毒药。”

    这话刚一说完,苍洛溪突然间就不淡定了,直接就开始触摸他的额头,甚至还在他身体其他部分的穴位上按了好一会儿,这才停下了手。

    苍洛溪罕见地颤声道“你吃那种面条多长时间了?”

    云连道“十年。”

    “是每天都吃,还是偶尔吃?”

    “每天都吃。”

    这话刚一说完,苍洛溪突然间就对着他打了一下,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十年,还每天都在吃,你这命还真是长啊!”ii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何星遥疑惑地说道。

    “有什么问题?那问题可是大了去了,不过在下也着实佩服,十年都不发病,条斯毒独此一份儿。”

    顿了顿,苍洛溪才重新恢复了耐心,但是依旧有些后怕。

    他直接就离面前的人几丈远,迅速的打开了自己的医药箱,把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草药一一排在桌子上,然后迅速开始进行调配。

    大家看着苍洛溪如此熟悉有胸有成竹的样子,各自都放下了心。

    只不过,这条斯毒对大家来说实在是陌生,毕竟他们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毒的名称,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来的。

    何星遥总觉得这一切太过于顺理成章,而且这条斯毒她从来都不知道,更何况云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中毒了,这实在是令人心惊胆颤。ii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实在是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好开口询问道“苍洛溪先生,这条斯毒到底是出自何方?又是如何进入人的五脏六腑的?”

    苍洛溪白了她一眼,有些嫌弃地开口说道“相传蛮荒之地北冀州的蓝苍山盛产条斯草,有剧毒,人只要被这草划伤,血液就会变成黑色,但是因为其慢性的作用,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大碍,发病者多为五年到七年,也正因为如此,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种草是有剧毒的。”

    这话刚一说完,云连就突然间震惊了起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白面条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条斯毒,条斯草,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云离岸一时间也觉得非常的震惊,条斯草经过加工肯定会变成颗粒状态,便是条斯毒。ii

    这样的草,表面看起来无害,实则却有剧毒,就算是被这种草划伤,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事情,人们也自然不会想到是这种草的毒在作怪,堪称杀人于无形。

    想到这里之后,她有些后怕地看着云连,心中顿生忐忑。

    梅沙则是非常心疼地把云连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有些不安地开口道“相公,医圣既然已经在这里了,想必这种毒一定会有解决的方法,而且苍先生都说这是慢性,所以我们还是有时间的。”

    云连笑着点了点头,可是依旧挡不住身体,慢慢变得虚弱,整个人的脸色都非常的苍白,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样子,让人一看就颇为心疼。

    何星遥看着他们夫妻如此艰难,心中一时不忍,直接就对着苍洛溪询问道“那先生,这条斯毒可有解决的办法?”ii

    苍洛溪点了点头,幽幽地开口道“普通的大夫自然是没有办法的,可是我却是一代医圣,自然也就有办法解决!”

    这话刚一说完,何星遥就兴奋地为他递上了一杯茶水,坐在他的身边准备聆听。

    他看着何星遥如此感兴趣,直接就笑着开口道“姑娘,不妨你跟着在下学医,在下答应帮你救人,可否?”

    何星遥撇了撇嘴,她有些不相信面前的年轻男子会有如此能力。

    “苍先生如此年轻,只会有能力解了这条斯毒?莫不是诓骗我们的吧?”

    苍洛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挥着双手说道“姑娘终归是不相信在下,也罢也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看不起在下年纪轻轻便成了医圣,在下也不必为你们如此浪费口舌,这样岂不失了我医圣的面子?”

    说来倒也奇怪,江湖上盛传的医圣苍洛溪不过是一个年纪轻轻,初出茅庐的男子,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

    何星遥半信半疑地看着苍洛溪,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本姑娘跟着苍先生学医,或许真的会有意外之喜,但是苍先生,您务必要把云大哥的病治好。”

    苍洛溪一看自己达成了目的,也笑着点了点头,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这才对着众人说道“三日之后,解毒之日,这位姑娘便让在下先暂时借用几天!”

    这话音刚落,苍洛溪和何星遥就双双消失在了鸣宫,所有的人心中都非常的着急,同时也期待着医圣能够把云连治好。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