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情寄起相思 第三十一章:命运无常

第三十一章:命运无常

    一个十分令人惊喜的人出现了,那不是别人,正是白善。

    云连看着这个如此熟悉的男子,心中一时有些激动,他还记得自己回到过去拯救克茹公主和白善公子的爱情,原来那一切都是真的,而这个白善除了有些胡子以外,其他方面和他当初见到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白善带着惊喜的眼神看着他,有些意外地说道“云,云公子,真的是你吗?是你回来看我们了吗?”

    云连也是满脸惊喜,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次自己竟然会遇见当初的老熟人,虽然这气氛实在是有些怪异。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到这斗南草原的时候,克茹公主还是一个比较苦闷,整日里抱着梅子酒相思的女子,而那个时候还没有见到白善……

    想到这里之后,他突然间就看着眼前的人说道“白善,是我,我就是云连,你和克茹公主过得还好吗?”ii

    白善一听这话,身体都在颤抖,整个人都觉得激动的无以复加,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自己和公主的大媒人,他实在是太开心了。

    可是,他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云连。

    云连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自己能够回到过去的事情告诉这些人,他们也根本不会知道,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如此荒诞不羁,不会有人相信。

    于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是见到老友一般,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

    梅沙姑娘一直都在盯着他看,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着实有些神秘。

    又过了许久,她突然间就开口道“云连公子,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ii

    云连笑了笑,他能说什么呢?这明明是第一次相见,可是因为自己回到过去打破了这一切,打破了这一次的初见,而把当初相识的日期提前。

    于是,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带着宠溺的语气道“我们真的见过面吗?你仔细看看!”

    梅沙就这样十分认真地注视着他,也不知为何,突然间就想不起来了,她总觉得面前的人异常熟悉,就好像是见过好多年了,如今不过是重逢罢了!

    可也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印象,明明觉得这个人无论哪里都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克茹公主扶着外公梅老先生一同走进了帐篷里,一看到他们都在,心中就忍不住欢喜雀跃。ii

    她自然是看到了云连,“云连公子不用起身,好好坐在那里吧!外公,您还记得云公子吗?”

    梅老先生仔细地看了看他,然后大声说道“是啊,一晃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和白善都成亲这么久,原来时间真的好快,我这老头子都快入土了!”

    梅沙和梅莱看着爷爷说出这样一番话实在是有些伤感,于是两个人一同走过去,对着老头子笑了笑,梅老先生面上这才绽开了笑容,心里也不再想那么多伤感的事情了。

    克茹公主看着云连,突然间就打趣道“云连公子这些年倒是没什么变化,看起来依旧那么年轻,记得当时小梅沙可最是喜欢粘着你呢!”

    他笑了笑,心中有些不好意思,总不能说自己不过是从这未来穿越到好多年前的吧!ii

    可是梅沙听了这话以后,心中却突然觉得有什么回忆像是要抓住,又像是抓不住了,她疑惑,可是依旧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克茹看着她如此疑惑的样子,突然间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笑着说道“妹妹,你还记得云连公子吗?时候你可粘着人家了呢!”

    梅沙摇了摇头,她实在是想不起来,“没有吧,小时候云连公子真的来过我们草原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克茹笑了笑,面上有些尴尬“或许是因为那个时候你年纪小,所以并没有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吧!”

    梅沙觉得姐姐说的这话不错,也许真的是这样子,所以当年才会没有一点印象。

    于是,她看着面前的人笑着说道“是啊,不过现在认识云连公子也不算晚嘛!”ii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梅莱当年比梅沙还要小,别人和云连公子可以说得上是久别重逢,可这两个人却是和第一次见面差不多,毕竟小时候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大家什么,反而让各自又重新认识了一遍,彼此又都重新熟悉了一次。

    云连看着大家如此开心,可他自己却突然间忧心忡忡起来,傀儡之城的事情一直是她心中的一个结,还有当初的妹妹云离岸独自支撑,他实在是有些愧疚。

    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情,他就觉得心如刀割,如果当初的事情没有发生,也许现在的自己和妹妹都还在好好地生活着,当年的离城也不会变成傀儡之城,还有那些亲人和百姓,也不会变成行尸走肉般的傀儡,当真是提线木偶,没有一点用处。ii

    梅沙这样正值妙龄的姑娘,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心生好感,自然是注意到了他面色不好,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她看着他实在是有些苦闷,只好拿了一碗奶茶递给他,带着轻柔的语气说道“云连公子,你是有什么事情在烦恼吗?为什么这样做着眉头?”

    看着面前的人如此关切的样子,他不忍心让她和自己一样烦恼,于是就只好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想家了。”

    梅沙听了,有些好奇地询问道“云连公子,你的家离这里很远吗?那是什么地方?”

    “那里啊,和你们草原不同,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里的神采看起来就像星星一样闪耀,渐渐想起了十年前的离城。ii

    “我的家乡在离城,那里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人人都生活快乐,质朴纯真,没有什么压榨和不公平,而且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们都热情好客,每一次看到有新的朋友来到那里,大家都会拍手欢迎,然后准备很多很好吃的食物和好看的装饰品,那是送给新朋友的礼物……”

    他这话说的的确没错,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加痛恨如今的傀儡之城,也更加痛恨自己当初的决定。

    如果不是因为白面条,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是她终究不是神明,不可能早早的就预测未来……

    梅沙对他说的这番话吸引了,一时之间眼睛里放出光彩,然后拽着他的衣袖说道“云连公子,那你能够带我去你的家乡看看吗?梅沙真的好期待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好不好?”ii

    他摇了摇头,也许一切都不过是记忆中的地方罢了,毕竟现在哪里还有离城?哪里还要那么质朴纯真的地方?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城市也都是独一无二的,可是偏偏这样的独一无二被破坏了,离城早已经不复当初,他哪里还能带人去看呢?

    想到这里之后,他对着梅沙摇了摇头,心情颇有些沮丧。

    克茹和白善毕竟成亲多年,两人好不容易回到这草原一趟正好遇见了他,各自都十分珍惜这一次的相聚。

    只见白善看着妻子的妹妹,带着调笑的语气说道“哟,小梅沙如今也和当初一样爱粘着云连呢,看你们说了这么久的话想必都口渴了吧?”

    克茹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些是我和相公的一点小小心意,一会儿你们就尝尝吧!”ii

    于是,她直接就把自己带来的那些茶全部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亲自去给大家煮茶。

    云连看这两人实在是琴瑟和鸣,让人好生羡慕,他觉得这样真好,一时之间间期带起这样的日子来。

    又过了许久,他才像是刚想到了什么,直接就询问道“白兄,我记得当年你们成亲的时候草原上热闹了好久,斯落姑娘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她是不是还留在家里呢?”

    白善看着他,心情有些低落,强忍着泪水说道“斯落已经走了。”

    “她去哪里了?是不是因为找到了心仪之人,所以也成亲了呢?”

    他以为斯落姑娘已经足够幸运,毕竟有着草原公主这样一个大靠山,还有一个如此善良的白善,想必生活过得不会差,这一对夫妻定然会为她找一个好人家。ii

    可是,他终究还是想错了。

    “不是这样的,她没有嫁人,是我们夫妻对不起她。”

    云连听着,心中一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那是我们成亲的第三个年头,克茹当时刚刚生下了孩子,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斯落姑娘一直很认真地照顾着她,这让我们二人很是感激。”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白善看他如此追根究底,忍不住回忆起了当时的事情

    那真是一个不幸中的大幸,那一年,他们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白子良,这个孩子从一出生便大哭不止,无论谁哄,都没有任何用处。ii

    直到有一天,有一位世外高人号称能治百病,他们便让斯落姑娘去将那位高人请来。

    谁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世外高人,而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坏坯子,根本就是骗人的。

    斯落很快就将人请到了府上,那人装模作样地抱着婴儿瞧了一瞧,眼睛里带着光彩,然后微微一笑,看起来很是神秘。

    大家看那人的做派倒真的有点儿仙风道骨的感觉,所有的人都毫不意外地相信了。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那人想要将白子良抱走。

    白善出门去做生意,去和亲戚们交涉根本就不在家,而克茹当时也不过是个妇人,刚生下孩子的人,身体都没有恢复好。

    白府上下,除了那些仆从便只剩下了斯落一个有能力组织大家的人。ii

    白子良是一个小小的婴孩儿,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任何人,可是那骗子却依旧不肯放过。

    斯落姑娘从一开始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果不其然,在她按时去抱白子良睡觉的时候,看到了那个骗子抱着孩子,嘴巴里念念有词。

    她的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感觉很不好受。

    “你到底要做什么?”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白善因为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家里,所以只好折返回来,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他不知道这二人到底在闹什么,也并没有理会,反而将孩子抱过来看了一下,就直接递到了斯落姑娘的怀中。

    那坏人看白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警惕,直接就将孩子抢了过来,然后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你们不要过来,否则这孩子便会没命的!”ii

    白善心情有些激动,“不要,千万不要伤害孩子,你要什么我们都给你,只要你不伤害这孩子。”

    斯落也有些着急地看着那人,语无伦次地说道“对,对,白子良还是一个孩子,你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

    话音刚落,她突然间就猛地扑到了那坏人的面前,紧紧地抱住那人的大腿,让白善将白子良重新带到了怀里,然后就在一旁看着。

    他原本是想要把孩子递给仆从的,可是斯落说什么都要他亲自抱着,没办法,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骗子十分恼怒面前这个女子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什么样的从背后拿起了铁锤,一下子重重地敲在了她的背上。

    她一时承受不住,双手松开了抱着那人的双腿,整个人匍匐在地,嘴巴里不断地流出鲜血,那双眼睛渐渐变得无神,然后不过片刻的时间,便已经没了知觉。ii

    他原本是想要那骗子偿命的,可是当时对于那骗子的线索根本就没有掌握多少,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毫无线索。

    就这样,斯落姑娘死在了白子良出生的那一年里,大家全都觉得愤怒和不平,坏人逍遥法外,好人怎么就这样牺牲了呢?

    克茹当年知道了斯落姑娘的死讯之后,整个人变得不复先前的活泼,反而越发变得稳重了许多,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斯落。

    白善看着这样的情形,实在是心疼妻子,可是人死如灯灭,他们怎么可能会让早已经死去的人再重生呢?哪怕是阎王都根本没有办法,他们不过是一介凡人。

    直到多年以后,白善和克茹都没有办法走出当年的阴影,而白子良因为从小就身体虚弱,所以在斯落去世的第三年里,终究还是走了。ii

    这孩子,是他和克茹之间最痛的回忆和最不堪回首的过往,他们强忍着难受,送别了自己那还未长大的孩子,这一切,终究还是变成了回忆……

    云连在听到这件事情的经过以后,心情也久久不能够平复。

    他还记得当初的斯落姑娘,是一个颇为稳重的女子,公主身边最得力的人,当年他还是很欣赏这姑娘的,没想到却落得了这样一个下场,命运真是无常。

    于是,他对着白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难怪你们二人这些年一直没有孩子,斯落姑娘也一直未见踪迹。”

    白善实在是有些难过,最亲近的孩子和妻子身边最得力的女子离开了,他不可能毫不动容。

    ii

    “没事的,命运无常,只是可怜克茹这么多年依旧没有走出去,表面上看着,她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我却知道她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地缅怀子良和斯落……”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都含着泪水,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云连只好安慰着说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生活总要继续,你们不要再这样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了。”

    他有些苦涩地笑着点了点头,这些道理他又何尝不懂,只是真正能够释怀,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巨大的毅力,要做到,根本就不会那么容易。

    云连有些可惜斯落姑娘的命运,可是事情早就已经发生了,根本就不可能挽回,他心里有些唏嘘,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ii

    梅沙和梅莱两个人安静地听着这一切,虽然他们不知道斯落姐姐当初的事情,可是心里也依旧有了想法,甚至有种想要去祭奠斯落和白子良的冲动。

    又过了好一会儿,云连才将自己的思绪转了回来,他看着面前这几个熟悉的人,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想法。

    于是,他还不等所有人说话,直接就开口道“梅沙姑娘,你之前是不是为我准备了一杯奶茶?听说女子送给男子奶茶是有特殊的意义,这是真的吗?”

    梅沙没想到他会一直记着这些,面上突然间泛起了一丝红晕,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羞涩。

    她虽然不知道这人是如何得知的,但还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回答道“是啊,的确是有特殊的意义。”ii

    云连一听这话,整个人顿时不淡定了,他觉得自己这次的草原之行十分有意义,说不定还能够和心仪的女子在一起。

    他天马行空地想了许多,心情舒畅,连带着看所有的人都觉得开心,幸福,美好……

    又过了好长时间,刚才打定主意询问眼前的女子,“那到底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梅沙姑娘能够告诉在下吗?”

    梅沙笑了笑,直接就走出了帐篷,根本就不理会他。

    梅莱一看到姐姐出去了,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云连公子,你完了,我姐姐一定生气了。”

    这话刚一说完,梅莱就跟随着梅沙的脚步也走出了帐篷,然后去和自己的姐姐说好话。

    云连看着这两个人如此小孩儿心性,直接就笑了起来。

    白善看他如此开心的模样,也对着他笑着说“云连公子,你现在还和当初一样,还是那么喜欢梅沙这小姑娘。”

    他心情很好地点了点头,不由开口说道“是啊,第一次见到她,我便知道这是我一生的劫数,是我永远也逃不开的命运和爱恋。”

    这话刚一说完,白善就突然间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云连说话实在是太直接了,没想到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梅沙姑娘的恋慕之情,他自己听了,也觉得吓了一跳,可是这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断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不过这样说出来也好,也省得他整日里偷偷摸摸地喜欢着别人。

    他十分安静地看着帐篷外面的情形,心中若有所思。


同类推荐: 光明之子的超人全球降临计划来自星星的老婆醒在末世从奥特曼开始最次元总裁掠妻太狂野小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