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异界种植王 第398章 冰河(四)

第398章 冰河(四)

    398

    ……

    南宫云遥思索了会,然后面向了玉萧。

    “或许会在这里发展吧!”

    “以后还得多招些人,而且现在我们自己的弟子连灵士修为都没,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玉萧闻言后点了点头,然后滴了一声,并向着宫殿走去,他心中也明白了南宫云遥的想法。

    ……

    第二天。

    天色才放亮了一些,小山坡基地便有人到访了!

    南宫云遥察觉到外面的动静后,便立即叫醒了众人,走了出去。

    这人是一位老者,一身散发着一股阴凉的气息,连南宫云遥都没看穿他的修为,估计也是灵士高阶以上。ii

    南宫云遥见来的不是熟人,心中有些疑惑,虽说找到自己在这里便不是很难,稍微打听一番可能就知道了,但这人肯定也不是特意前来道喜的,看他那眼神都带着一丝不善。

    “这位前辈,不知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南宫云遥双手抱拳和气的问道。

    老者“你叫南宫云遥?”

    南宫云遥见他连自己都打听好了,便也不再隐瞒,点了点头“正是。莫非前辈找我有事吗?”

    “呵呵!”老者冷笑了一声,紧接着又道“你之前是去过腾云部落的黑市吧?”

    到了这个时候,南宫云遥哪还不明白,也知晓了这人不是长期待在玄山猎场的,估计是那腾云部落的。

    但南宫云遥还是疑惑不已,自己似乎在那腾云部落没有得罪过人啊?ii

    南宫云遥柳眉紧皱,回想着在腾云部落的情景,心中疑惑道,“自己并没有跟腾云部落的三大家族接触过,为何会招来此人呢?”,他摇了摇头,又望了那老者一眼。

    突然,他见那老者的气息似乎跟上次那吸血神教的那个年轻人很是相同,一丝不详的预感也在心中升起。

    “莫非这老者是吸血神教的吗?他这番前来,难道就不怕被正道人士发现吗?”

    南宫云遥摇了摇头,还是很不明白为何这老者冒着极大的风险都要来找自己,便对着那老者回道“在下的确在腾云部落游玩过,但并没有去过什么黑市。”

    “呵呵!”

    那老者冷笑了一声,双手瞬间动了起来,一股冰冷的气息从他手中遽然出现,随后他右手一挥,那道冰冷的气息便迅速向着南宫云遥攻来。ii

    “哼!”

    南宫云遥早就预防了他,现在见他向着自己攻来,冷哼了一声,身影瞬间右闪,躲过了那老者的攻击。

    而此时,原本站在他身后的众人也都明白了过来,立即取出了武器,向着那老者发动了攻击。

    也不知是那老者太过自信,还是他的情报出错了,才使得他敢孤身一人前来。

    老者见到那么多人向着自己攻来,立即取出了一根玉棍,双手迅速旋转了起来,将那些攻击尽数抵挡住了。

    然后他右手向着南宫云遥一挥,瞬间一道白色的亮光向着南宫云遥攻去。

    南宫云遥见状,想要躲闪也来不及了,他也想到这老者竟如此难缠,立即用灵力幻化出了一道盾牌,试图抵挡那道白光。ii

    “砰”的一声,南宫云遥的身影也退后了好几步,嘴角也露出了一丝血迹,被那老者的攻击所击中了。

    而那灵力幻化而成的盾牌,却早已消失不见了!

    南宫云遥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望了那手上的血迹一眼,目光冰冷的望向了那老者“灵士巅峰,竟如此难缠!”

    紧接着摇了摇头冷笑道“呵呵!但又是谁给你的自信呢?莫非你真以为能一打三十不成?”

    那老者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默默的抵抗着众人的攻击,时不时找机会发出一道白光。

    但他似乎也是低估了南宫云遥他们一行人,仅是方华天一人的攻击就让他有些吃不消,更何况还有三十多个帮手。ii

    他皱了皱眉,望了众人一眼后,脸庞突然变得苍白了起来,顿时,他从胸脯上取出了一只拳头大的虫子,然后又从衣兜中拿出了一支笛子,瞬间吹动了起来。

    而那虫子原本是一副无神模样的,待听到他的笛声后立即变得凶煞起来,嗡嗡的扑动了翅膀,向着那些冒险者攻了过去。

    见此,南宫云遥也是向着那虫子射出了三支利箭,但还是让那虫子多了过去,毫不停顿的向着方华天他们飞去。

    “又是这些虫子,不愧是邪教,竟弄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南宫云遥嘀咕了一声,然后目光快速望到了玉厉的身上“你可有办法对付这虫子?”

    还未等玉厉回答,那老者便冷笑了起来“呵呵!你以为我的这些虫子跟我徒弟的那些一样吗?我的这些可都能算的上高级妖兽了!”ii

    南宫云遥听闻后也觉得有些刺手,目光还是紧盯着玉厉,等候着他的回答。

    而玉厉,从南宫云遥问话后便一直在原地发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瞬间,一道血色的气息遽然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而且跟灵气一般环绕在了他的周围,他那有些发红的眼睛望向了那只环绕在众人周围的虫子,开口道“我试试!”

    南宫云遥点了点头,示意方华天他们离那虫子远一些,让玉厉跟它斗上一斗。

    但还未等方华天他们避开,那虫子就仿佛找到了对手般,向着玉厉飞了过去。

    它的翅膀震动得也更加快速了,从看见玉厉周身环绕的那些血色气息后,似乎也变得极为兴奋,向着玉厉急速攻去。ii

    南宫云遥见状,心中暗道坏了,立即吼了一声,想要阻止那虫子的接近。

    但他的吼声并未影响虫子前进的速度,瞬间,它便扑到了玉厉的那团血色气息中。

    然后众人所不愿看到的结果也并没有出现,玉厉还是好端端的站在那,就在众人疑惑着这虫子是不是慢性致死的毒虫时,便听到了不远处的那老者一声吼声。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老者嘶吼着道,又一次次吹动着笛子,但不论他的笛声多大,那虫子还是丝毫不动的躺在了那团血色气息中。

    “嗯?”

    南宫云遥此时的目光也是望向了玉厉,但见他紧闭着双眼,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心中又回想起了上次在那腾云部落之时,当时他也是这般才将那些泪虫控制住的。ii

    “但愿吧!”

    南宫云遥嘀咕着轻叹了一声,随后目光望向了那吸血神教的老者,见他失神的在那怒吼,觉得是个难得的攻击机会,立即望向了方华天他们。

    南宫云遥“快攻击他!趁着他现在失神,最好能将他重伤!”

    原本他们正站在原地惊叹着那不可思议的结果,他们之前也跟那虫子过了招,自知那虫子的难缠,但也没想到现在居然被一个小小的灵士初阶给治住了,满眼都是不可思议。

    惊讶归惊讶,但听到了南宫云遥的吼声后,他们立即回过了神,手持着武器纷纷向着那老者攻去。

    瞬间,五光十色的攻击顿时向着那老者攻了过去。

    或许是本能察觉到了危险,原本正在怒吼着的老者也是回过了神,待他看到那么多攻击攻来时,立即挥舞起玉棍,试图将那些攻击抵消掉。ii

    砰砰砰!

    三十多个人的攻击跟他那玉棍接触在了一起,顿时发出了撞击的声音,使得他后退了几步。

    待攻击过后,视线也变得清晰了,只见那老者手捂着胸脯,正将一支箭矢拔了出来。

    随后,他怒吼了一声道“该死!我要杀光你们这些玩意!”

    说罢他疯了般,手持着玉棍向着方华天他们攻去。

    顿时,又是刀光剑影划过。

    片刻后,刀光跟剑光都停止了,只见地上躺着一道尸体,正是那老者的。

    南宫云遥见状也是松了口气,随后目光望向了方华天他们,见他们中有三人受伤了,立即从兜中取出了三枚紫色的丹药递给他们。ii

    但那人并未接住,只见他从兜中取出了一枚黄色的丹药塞入了嘴中,然后拒绝了南宫云遥的丹药。

    “团长,你那枚五品的丹药给我太过浪费了,还是留着吧!”那个灵士中阶的冒险者对着南宫云遥说道。

    南宫云遥见此,也没将丹药收回来,而是塞到了他的手中。

    “留着下次用吧!”说罢又向着另外两个受伤的人走去。

    见他们服用丹药过后,南宫云遥的目光也望向了双眼紧闭的玉厉。

    “也不知是好还是坏!这次的这只虫子等级太高了,也不知玉厉能否控制住!”南宫云遥请叹了一声道,然后在原地等候起来。

    天空中的太阳也照耀在了正中,此时已到了午时。ii

    小山坡基地的宫殿门口,此时正有一行人原地打坐着,一些人则双眉紧皱的盯着一位周身血色气息环绕的少年。

    时间又不知不觉又是几个时辰过去了,时间也到了晚上,但那血色气息环绕的少年还是只身未动,如同雕像般定格在那。

    南宫云遥望着那从未动过的身影也是有些担心起来,脸上一副愁眉苦脸模样,摇头道“也不知玉厉能不能撑住,都已经过了十多个时辰了!”随后他的目光望向了周围。

    周围的人也是心神不定,对玉厉也满是担忧。

    虽然当中一些人才刚加入冒险团,但他们之前也跟玉厉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又说没点感情才是假,现在更是盟友,何能不在乎!

    转眼间,便到了第二天的早上。ii

    玉厉的身影在此刻也是动了起来。

    只见他右手一挥,便将那只拳头大的虫子抓了起来,然后放入了兜中。

    这一切都落在了众人的眼里,眼中满是惊奇,然后都向着他围了过去。

    “没事吧?”南宫云遥对着玉厉问道。

    玉厉点了点头,然后身体一抖,那团血色的气息便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随后他又将那只虫子取了出来,对着众人道“不好意思,让各位担心了。现在这只虫子已经被我收服了,虽然控制不了它,但它不会再攻击了!”

    南宫云遥听闻他话后,心中却一直想着那道血色气息的事,他从小活到大,看过了无数书籍,也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事情,心中一直困扰着。ii

    他顿了顿,轻叹了一声,心想,毕竟是自己的手下,肯定要知根知底的,于是向着玉厉问道“你那血色气息是怎么回事?”

    玉厉听闻后,将那虫子收了起来,对着南宫云遥尊敬道“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最近才熟练的,这血色气息就像本在我身上的一样,只要想放就能放。”

    南宫云遥闻言后点了点头,虽还没完全弄明白,但也有了头绪,他那血色气息估计就跟那突破灵师后觉醒的神通一般,估计也是其中的一种吧!

    南宫云遥心中叹了一声,忽然记得自己手上也有一个小龙胎记,左手立即掀起了袖子,但见那胎记已不见了,心中虽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

    心中嘀咕道“估计只是很普通的一个吧!不然为何到现在都没发现什么,自己果然是最失败的穿越者!”说罢摇了摇头。

    他这行为在众人眼中的确很是怪异,但他们也没有说什么,等候着南宫云遥的下一步指挥。

    南宫云遥回过了神,望了地上的那具尸体一眼,然后走了过去。

    “这老头倒也挺富有的,居然还有四百五十块灵石!”南宫云遥从老者的衣兜中取出了一个钱袋,打了开来说道。

    一行人也走了上前,随后在他的尸体上搜索着。

    不一会儿,他的全家身当便被众人扒光了,除了那些灵石外,最值钱的就是那根玉棍了,随后就是一些材料什么的,但都不是很值钱。

    南宫云遥此时正拿着一张从那老者衣兜中搜到的兽皮读阅着,随后惊叹了一声道“没想到他们的基地竟然那么隐秘,而且还跟那腾云部落的胡家有些关系,难怪啊!”

    玉萧此时接过了他的兽皮,也观看起了那上面的内容。

    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还好,他们教主的修为只是灵士巅峰!”


同类推荐: 不眠高手网游之名恸天下网游之御龙图非典型门神诅咒的密码神战X小组网游之三界归来深渊主宰